媚宠-番外娇娇
更新时间:2015-01-31  作者: 花羽容   本书关键词: 架空历史 | 穿越重生 | 媚宠 | 花羽容 | 花羽容 | 媚宠 
正文如下:
我叫齐珺瑶,小名娇娇,有个双胞胎哥哥齐辉,小名阳哥。(给力文学网最稳定)据我爹说,咳咳咳,我爹是当朝皇帝,我乃大齐公主是也,怎么样厉害吧?

据我爹说我和我哥出生的时候祥云漫天,红光大放,霞光映天,大吉大利的摸样。就连先帝爷也赞赏不已。

我娘是慕容婉瑜,是大齐少有的最漂亮的女人,从王府侧妃一步步爬到了皇后的位置,甚至为了我娘,我爹苦心筹谋废后,当然啦,这里面还有王家势大想要把持朝政作死的原因,但不可否认的是最后我娘才是人生赢家。

我有个姐姐,叫齐玉瑶,她吧,怎么说呢,反正我不喜欢她,本来小时候是很喜欢她的,她对我们兄弟都很照顾,领着我们玩,但后来知道了她亲娘因为我娘而被废后,自己也失去了嫡长公主位置的时候,很多东西悄无声息的在改变。

其实何止是她在变,我们大家都在改变。不过她更想不开一些,自从他长大以后渐渐懂得了,周围人会偷偷用议论她,有时候对她的吩咐会拖延怠慢,而周围人因为我母亲是皇后的关系,对我多有巴结献媚,多少冷待了玉瑶。

时日一长有些东西就难解了,渐渐的玉瑶不再温和,对我多有针对,一开始只是言语上的挤兑,以长姐的身份对我吹毛求疵的训斥,还故意挡着太后和宫人的面训斥我,如何如何不对,如何如何粗陋鄙薄,常常让我感觉到了难堪。

我很生气,大小我就娇生惯养,从没有受过气受过委屈,凭什么要这么对我啊。我和他多有争执,但一次两次后我发现,每每太后总是会维护她,打马虎眼,受委屈的总是我,我心里很难过。

同样是孙女,为什么太后不喜欢我呢,父皇外祖父还有慕容家老祖宗都喜欢我啊,就算我有时候调皮捣蛋,可你告诉我,我错了我会道歉啊,我不会故意拧着不低头啊,为什么总是偏心呢。

可玉瑶不喜欢我,对哥哥却很好,百依百顺,甚至他做错了也不会说他,反而多帮着包容劝解,对他远比对我要好多了,我不明白为什么?

后来哥哥告诉我,玉瑶认为我抢了她的东西,不会喜欢我了,让我以后长点脑子。我不明白,我们是兄妹啊,为什么大小眼对待,对我不好却对他好,真是气死人了。

哥哥却高深莫测的笑道:“我是男孩你是女孩,我能给她带来利益你却不能。以后你慢慢就懂了,总之你自己多小心点就是了。”

哥哥的话让我开始独立学会思索,哥哥不肯帮我出头,一开始我好生气,觉得哥哥不疼我了,只喜欢玉瑶不要我了,我跟母后去告状哭鼻子,可母后却说:“这不算大事,你要学会独立思考,独立解决纠纷和困难,如果连一个小小的玉瑶你都对付不了,那以后你遇到比他更厉害的敌人你该怎么办呢?你哥哥不可能时时刻刻都盯着你啊。”

我一个人在屋子里独坐了很久,开始前前后后的思考,到底玉瑶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后来我明白了,玉瑶和我永远都不可能和好了,我失去了这个姐姐,从一开始我们就是对立的。

再后来玉瑶仍旧对我处处防备和挤兑,拼命在我面前和哥哥表演姐弟情深,我无动于衷,我记得老祖宗说过的话,我们是双胞胎,只要我不作死一心向着哥哥,哥哥不会丢下我,一辈子都不会。

果然哥哥每次只是当着太后的面跟她很好的样子,但只要离开他们的视线,哥哥就会来安慰我,陪我玩,给我带外面的小玩意,都是独一份的,我好高兴。哥哥还是心疼我的,我的哥哥没有被抢走。

后来,后来玉瑶好像发现了哥哥对她不是很在意,起码没有对我那般在意,有一次在慈宁宫里,我们坐在炕上玩,我拿着一个荷包绣着,是给太后绣的,母后说就算我不喜欢有些事也要去做,就是高高在上如父皇,也不能随心所欲,也要受大臣们的桎梏,也不是他想怎样就怎样的,他要我学会妥协,学会如何掩饰自己的心情。

玉瑶见我个哥哥脑袋碰在一起,不知道为什么她落在我身上的眼光带着浓郁的恨意,犹如刀子一般让我坐立难安。

突然玉瑶坐在我旁边开口道:“给我倒杯水。”

她身边的丫鬟赶紧去端水,玉瑶却望着我说道:“娇娇,你没听见么,给我倒杯水去。”似乎因为我不动而感到不高兴。(给力文学网最稳定)

我抬起头看她一眼,“巧月,给姐姐倒杯水。”

玉瑶突然发怒拍着炕沿怒道:“我让你去给我倒水,怎么我使唤不动你么,我是你姐姐,让你给我倒杯水怎么了?”声音尖利的让人起了一层鸡皮嘎达。

我低着头发现哥哥捏碎了手里的糕点,拳头紧紧的攥着,我忽然觉得不委屈了,哥哥永远都是最疼我的,我轻轻地覆盖住他的手,以示安抚,默默的下去倒了杯水端到她面前。

朝着她粲然一笑,“不管你怎么闹,我都是大齐的嫡出公主,这一点至死也不会改变,你如此做只会让更多的人看你的笑话而已,还有我是你的妹妹,不是你的奴才,你也没有资格这么对我。除了不敬长姐之外,还有不友爱幼妹呢。”

说完我将水强行塞进她手里,谁都不理转身出了慈宁宫。

心忽然觉得冰凉一片,自始至终太后都在坐在一边假寐,全当什么都没看见,我心里觉得很冷。

出了慈宁宫我回了我自己的寝殿,并没有去告状,也没有去找父皇和母后,我觉得我需要好好的想一想,日后该用什么样的面孔去面对太后和玉瑶,我觉得假模假样的真的让人作呕,不光是为他们也为我自己装模作样感到难受。

玉瑶在慈宁宫里发了脾气,哭的很是悲伤,阳哥扔掉手里的点心,用阴狠无比的眼光看了她一眼,什么都没说也离开了。

很快消息就漏了出去,宫里从来没有真正的秘密,母后听说了此事和父皇一起前往慈宁宫,太后想利用这个事情打击母后,认为她教子无妨,但出乎意料的是,这一次母后不肯妥协,坚定的认为我没错是玉瑶错了。

父皇也很难过,对玉瑶做出了禁闭抄佛经的处罚,甚至为了我和太后吵了起来。

后来我问母后,母后说太后只是因为她才不喜欢我的,玉瑶只是她手里的棋子而已。因为母后独后宫,后宫除了浩哥和玉瑶,严哥和曦哥之外,再也没有其他孩子出生了,母后觉得权威受到了挑战,同时也认为母后是祸水,引得儿子废后甚至是冷待玉瑶。

但她不知道,玉瑶的所作所为都被父皇看在眼里,每次她欺负我后父皇都会更加爱我,恨不得阖宫上下全都知道他最疼我一个,而我也渐渐明白,强势不一定就能得到好处,有时候适当的扮弱反而能起到更好的作用,更何况我并没有做什么恶事。

我忍耐玉瑶的刁难只是为了让母后不为难罢了,毕竟她这个嫡母对玉瑶来说其实是仇人,我不想让别人有攻击母亲的机会和把柄,因此对玉瑶才多有忍耐,后来父皇越来越我,甚至成了习惯,我才体会到有些事是两面性的。

玉瑶把我当奴才秧子来使唤,显然用错了方法,我再不好也是父皇的亲生子女,何况我是他最爱的女人生的孩子,更不允许别人欺负我了。

她彻底失去了父皇的爱,和最后一点愧疚怜悯之心,对她多有些放任自流的感觉。玉瑶大病了一场,连太后都有些灰心丧气了,隐隐有些迁怒她,觉得是她不中用害的自己也被儿子怨怪了。

皇宫里的奴才都是墙头草,眼睛鼻子比狗都灵呢,太后的冷待怎么可能察觉不到呢,因此玉瑶很受了一番磨搓,而她因为使唤我欺负我的缘故,被母后凌厉的剪掉了身边除奶娘之外所有的宫人,全被送去了慎刑司,再也没能出来。

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见到母后大动干戈,出手果断狠决,不留任何余地的。

自那之后玉瑶身边的宫人都是阴奉阳违,虽然并不是母后的人,但也不会向着玉瑶了,兔死狐悲,玉瑶太弱了,根本保护不了身边的人,当然也没人愿意对她忠心耿耿了。

母后说这是必然的,要想别人忠心与你,你就得有一定的实力给他们想要的东西,财,权,或是庇佑,总之必须有一样才行,若是你连自己都保护不了,也保护不了为你出力的人,那么他们就会背叛你了。

皇宫真是个大熔炉,此后我和玉瑶就算出门也是相互保持一定距离,何况她不经常出门,因为身体太弱了,宗亲们不敢叫她出去,害怕担责任。

在一次宴会上,我认识楚瑜,大家都对他津津乐道引起我的好奇,都是年轻人,大家几杯酒就很快玩在了一起,因为我还小不用太刻意主意男女大防,因此大家怂恿我和他比赛马。

我们比了一场,没想到这家伙真是不知是狡猾还是实在,愣是不肯让着我,害我赛马输了,比武也输了,真是生平头一次被人喝倒彩,气死我了!

后来我们在宫里又遇见一次,那是他和他父亲去宫里参加中秋宴会的,同时玉瑶也看到了,不过因为不喜欢她,我没有过多关注她的行为。

后来父皇给我和玉瑶盖了公主府,但我的坐落在城里最好的位置,图纸也是有父皇亲自更改的,而玉瑶的则是在城郊,图纸也是交给下人去办理的,这个差距让玉瑶很不痛快,几次都用阴狠的眼光看着我,而我则冲她甜笑,气死她。

我和楚瑜的接触渐渐多了起来,我终于确定他是故意引起我的注意,不过我不在乎,他和哥哥感情很好呢,哥哥说他是个人才,我偷偷记在心里了。

楚瑜长得很好看,和哥哥是不一样的人,我和哥哥打小就知道我们的容貌遗传自父母,尤其是母亲,哥哥也就罢了到底是男孩,而我从来都是焦点,我和母亲简直是翻版,不同的是我们气质不同,我更显得明艳阳光,而母亲则是温柔如水。

我知道我是漂亮的,但没想到他也很漂亮,是那种面如冠玉的好看,他长了一双桃花眼,眼睛很勾人,总是含笑着笑意瞅我,让我心跳得很快。

他总是故意挑起我的怒气,然后让我和他比武,趁机在耳边说悄悄话,让我脸红。

后来听说父皇有意为我纳他为驸马,我偷偷的去见了他,我将此事直言相告,问道:“现在还没下旨,若你不愿意就直接告诉我,我去求母后,她一定会我转圜的。我虽是公主但不想强人所难,天下好男儿多的是,我不愿意和一个无心的木头在一起生活,谁做我的驸马都要敬着我的,没什么区别。但你是我哥哥的朋友,哥哥难得有个说得来的朋友,我不想因为我而被破坏了,所以若你不愿意我不会勉强,反正我也不是非你不可。”

我的原意是想让他知道我不会勉强他,不愿意破坏他和哥哥之间的友情。虽然他很漂亮,我也有点喜欢他,但这不足以让我为他去伤害哥哥。

楚瑜笑了,笑的很勾魂,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带着猎豹一般的侵略性,让我感到了害怕,他凑近我耳边呢喃道:“你怎么知道我不愿意呢。”

“哦为了什么?因为我是公主,如果你想通过得到什么,那是很有限的,有些事我是绝不会做的,更不可能为了你去伤害我的家人,尤其是我的哥哥。”

我仰着下巴很倔强的看着他。

楚瑜笑的很愉悦,主动拉着我的手轻轻地摩挲着,“我接近你固然因为你是公主,我想做一番事业,私心的确有。但我也是真的喜欢你,不光是因为你漂亮受等原因,更重要的是你像个小太阳,很阳光很温暖,这让我觉得心情很好,跟你呆在一起我就觉得很舒服,很轻松也很快乐,何乐而不为呢?娶妻对我来说娶谁都可以,为什么不娶个我喜欢的人共度一生呢。”

我一直盯着他的眼睛,母后说一个人说谎逃不过眼睛,虽然厉害的人会藏得深一些,但也是有迹可循的。我发现他真的没有说谎,还是我看不清,他藏得太深了。

我没有去纠结这些,“那好吧,我问过你了,将来你若做了对不起我对不起我哥哥的事,我会亲自解决你的。”说完我就走了。

不可否认我觉得我是开心的,有人喜欢我这是件高兴的事,虽然并不纯粹,娘说过不纯粹又怎么样,你可以努力让它变成纯粹的东西,如父皇和母后那般,一开始也是不纯粹的,但后来就真的如老酒一般,醇香厚重了。

后来没想到玉瑶竟然也喜欢楚瑜还为他想要杀了我,我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玉瑶做的事,那家伙胆子小的跟蚂蚁一般,只敢动嘴皮自得人,也会做这种事啊,太稀奇了嘛。

不过后来玉瑶被父皇惩罚了,太后带她去了五台山礼佛,不知道为什么她出家了,反正我不关心这些。

后来我和楚瑜成亲了,哥哥成了太子,楚瑜对我很好,我听从了母亲的建议,经常在楚国公府里居住大半年,公主府居住半年,这样也免得楚瑜的娘亲想儿子,觉得我夺走他的儿子,对婆婆我更是孝顺,经常拉着楚瑜一起在她那里蹭饭吃,婆婆很高兴,楚瑜对我也越发好了。

我们的感情渐入佳境,楚瑜是个有抱负的人并不好美色,他喜欢我的性格多过于我的容貌,母后说这才是真心爱我的男人。

生活如意,楚瑜的事业也很顺心,唯一的烦恼就是我一直没有孩子,隐隐有些着急,但母后给我检查了几次身体,都很健康,楚瑜看我焦虑,一直安慰我,就连婆婆也劝慰我,说我年轻太早生孩子并不好,会伤身体的,晚几年生个健康的孩子才是要紧的。

无奈之下我只能放下心思,经常在宫里跑来跑去,最近发现哥哥喜欢上了一个容貌很普通,但傻乎乎的女孩,叫赵氏,母后一直很担心他,害怕他妾灭妻,对嫂子一再恩,表明自己是疼爱满意这儿媳的。

不过我觉得哥哥对嫂子也是爱重的,对赵氏多了份喜欢,就有点像小物那样,赵氏人不错,知足常乐的那种人,母亲说他是个有福气的孩子,心不大容易满足所以你哥哥才疼爱她多一些。

不过认为哥哥后院里没人能越过嫂子去,哥哥虽然不说但是看重嫂子的,心里未必没有一份喜欢,多了些敬重和爱护。有点风雨相伴的意思。

有一回宫里发生了时疫,恰巧就是几个侍妾引起的病症,但嫂子并没有趁机离开,反倒是第一时间封锁了毓庆宫,让人请了太医为她们医治。

等哥哥和母后赶去的时候,毓庆宫已经被封住了,哥哥只看到了嫂子托赵氏送出来的孩子,有自己的嫡子还有赵氏的儿子,毓庆宫里唯二的两个孩子都被送了出来。

那天我看到哥哥身躯晃了一下,眼睛发红的等在宫外,母后确实一脸轻松终于放心的表情,拍拍我的手挤挤眼睛偷偷跟我说,“你哥哥总算有良心,不然我都要担心死了。我一直以为他心里只有赵氏,没有其他人了呢,如今我倒是为你嫂子高兴了一回。”

我觉得母后好不厚道啊,专等着看哥哥的笑话,不过我也觉得很欢乐,难得能看到哥哥变脸呢,好期待啊。

哥哥和嫂子每日都会在门口说会话,哥哥不顾形象坐在宫门口,嫂子坐在宫门的那一边,跟他汇报里面的情况,说了什么我藏得远听不清楚。

不过哥哥最后说了一句我听清了,“慧芳你要早点出来,我和儿子等着你呢。你可不能扔下我们父子两个啊,母后常说我一叶障目,我还不以为然,如今才懂了,我是喜欢你的,慧芳我是喜欢你的。你别丢下我,你要是有事可有人要打你的娃呢。”

嫂子在那头沉寂了良久,传来呜咽的哭声,我心里不知是个什么滋味,但我很为嫂子高兴地,嫂子为人很好,对我们兄弟也是极我温和的。

作为妹妹自然希望哥哥高兴地,他处在这个位置想要一双人是不可能的,但我还是希望哥哥的爱能分几分给嫂子,这样嫂子才不会太难过吧。

疫病好了之后哥哥和嫂子的感情明显进了一步,有一次我遇到赵氏,看到她坐在花园里发呆,眼里有些怅然之色,我恍然明白这个傻乎乎整日不装心事的女孩其实也不是真傻啊。

哎,他们的爱恨纠葛我不了解,也插不进手去。我还是希望哥哥高兴开心就好,我是不是有点自私啊。

不过我近日有了好消息了,我怀孕了,成亲三年多终于怀孕了,我这个泪奔啊,终于怀上了有木有,害我差一点以为我要断人家楚家的后了呢,如今可算是放下一颗心了。

因为怀孕的事我不大进宫了,听说哥哥最近春风得意呢。

在我生下儿子的第三年,父皇驾崩了,很突然也在意料之中,这几年父皇身体不太好了,太后过世之后父皇的身体就每况愈下,朝务大多交给了哥哥处理,他更多时间陪伴母亲了。

母亲在父皇死后很不开心,没有大哭过却带着让人心碎的哀伤,我把孩子送进了宫,希望有孩子在能让母后开怀一点。

可后来母后还是决定回慕容家给外祖母养老,我觉得母后这一走可能不会回来了,但我没有阻止她,我知道她在宫里并不开心。

果真在外祖母去世后,悄无声息的离开了,后来再也没能回来,再留下的只剩下她曾经写过的信,画过的画了。

不管母亲在哪里,只要她开心就好,你们说我父皇和母后还能在一起么?我希望他们能在一起,永远不要分开,再也没有别人只有他们彼此。亦如我和楚瑜一样,没有别人只有我们彼此永远在一起。R1152

紧张时放松自己,烦恼时安慰自己,开心时别忘了祝福自己!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花羽容其他作品<<妻悍>> | <<贵姝>> | <<农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