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1649-第八百四十五章 一场正规的阵地战斗
更新时间:2016-04-22  作者: 小样有型   本书关键词: 历史军事 | 小样有型 | 我们的1649 
正文如下:
第八百四十五章一场正规的阵地战斗

大头目顺治的近侍,现在的参领,他很满意自己的布置。

他把火绳枪手和火炮手都藏在岸上的灌木丛里,在河堤的背面安排了一排重箭手,还有投枪手。

如果他们的船只不带顶篷就好了,哪怕随便投放重箭或是投枪,都能要了海盗们的性命,他们坐的太密了!

他在左岸还藏了床弩,同样加装了黑/火药包,只要射中船舷,必会引发大火,要了海盗们的狗命!

他此时站在一座小石桥上眯眯着眼睛,看着自己布置的埋伏,他的宝马在身后安稳地等着自己的驾驭。

若是一般的水军经过这里,不死也要扒下一层皮来!

但是他们是一般的水军吗?

他们真是只想要我等江山的海盗啊——

他们路过未名县城还有其它镇子时,连老百姓的家们都不进,一口水都不喝;也不四处找民女——大牲口在圈里叫唤都不理会!

人不为财,不为色,那就是为主子的江山来了——他牙关紧咬!

他是大头目顺治的近侍,如何能不知道主子给他们秘密开出的条件,不要你们称臣,也不要你纳贡,整个长江以南都归你了,以兄弟之国称之,他们还不干!

没来由的就袭击我等?!

主子啊,他们就是亡我之心不死!

照理说,大家都是出来抢的,他们就是一点道义也不讲!邪恶!!

他忽然看到河湾处有一个地方可以停上两只小船,用青草盖上,然后装上硫磺之物,待他们惊慌之时,冲撞他们!

只要燃起火来,一定是一连串了。

他挥手招来手下,说:“再招四位死士,不可对他们说出海盗们的厉害,只要说,敢引船放火,做成后白银百两,全家族抬旗,名垂史册,当以立碑铭功!”

他的手下果然就又招到四名身材强壮的死士,在河湾处把两条小船隐藏好。

最后,他再扫视一眼,感觉完备了,然后翻身上马。

再多一些火炮就好了,可惜他只是骚扰不是主力。

他看到过的,那些海盗都是先放一条船在前面探路的,而且是无风帆自动的。

那两条小船上的人都是去送死的,他知道那些海盗多厉害,在柳林的偷袭他就知道了。

海盗们竟然能有可以连续扫射的火器!

这个参领不得不打足了精神,他领着他的手下牵着马进了一片树林。

只要能把那些海盗引到岸上,那么他这些骑兵就派上了用场,死也要拖住他们!

虽然真正的战场不在这里——

指挥船里,岳晓中队长对王成中队长说:“咱们什么时候成军啊?”

“谁知道呢,最快也要在1660年吧——”

“嗯,安保队安保队,叫起来总觉得像是管理物业小区治安之类的!”

王成中队长说:“是啊,就是抓小偷和抢劫犯——总比郑家军叫义勇队强吧!”

两人笑了起来,他们已经知道郑家集团强烈要求参战了。

他们当然明白郑家集团的几个意思,一是确实仇恨鞑虏强盗集团,二是这场战争他们认为必赢,所以要抢一份功劳,巩固郑家集团在福建的地位,三是借机整合郑大木部的军队势力。

老家伙郑彩鬼着呢,他把自己先前的幕僚队伍解散了,吸收了不少新人。

同时,对内严加监控,对外紧密团结在汉唐集团的周围,他现在终于相信了汉唐集团遵守自己的合同。

郑吉案子,天大的一般,竟然让几个市民判了罪,他们还真听,如此,汉唐集团的一切都是真的!

他们遵守他们自己制定的法律!

那还有什么不可信的呀——老家伙郑彩现在都在想,等着儿子游学回来,自己就退位,然后把一些老家伙都带到世界各地看看,让儿子正好可以大展身手,还有宝贝女儿辅助呢,二弟再把着军事,三弟管着工业发展。

全世界第二的位置还是能保住一阵子的。

只要打好这一仗!

岳晓中队长和王成中队长倒是一点也不担心,这一仗,他们赢定了,只是尽量减少各方面的损失。

汉唐集团的这几万人马可不是只为了做军事力量而准备的,他们同时是把他们当成行政和执法的基层人员来培养——将来,一个退伍人员就可以稳定住一个村子,也许几个,就能负责起一个县城。

在汉唐集团的眼里,这些安保队员们才是最大的财富!

所以,两位中队长肯定担心自己队员的损失了。

运河上,率先航行的内河级别的木壳机帆船仍然不紧不慢地前行。

船上两门九二式海军火炮,一左一右对着两岸,四名炮手半跪在甲板上,眼睛看着两岸。

四架手摇式加特林机枪架在了船舷上,八名机枪手分别守在机枪旁边,也盯着两边的河岸看,一点也不松懈。

谁要是惹到了它,就会明白,这个看上去小小的船,其实是一个可以喷火的刺猬了。

船长是一名小队长,他举着双筒望远镜看向了远方,此时北方的大地展现在他的面前。

越靠近通州,大地愈发平坦,而且开发的越完善,自从大明立都之后,几百年来,这里基本都是农田了。

那名小队长可以看到,远处的玉米就要成熟了,露出紫色的玉米缨子。

远处还真有农民在不紧不慢地用锄头刨着地里的什么,那个小队长的嘴角变成了弧形。

汉唐集团内部,人人都有推销土地的任务,这是大家都知道的。

他们就差在大街上喊:“买块土地吧,一万年都是自己的,可以传给子孙啊!年年有产出啊——”

那名小队长笑的原因是,现在什么都贵,就是吃食上便宜,到现在还是一马票一斤米,看场电影都要十马票了!

谁去种粮?!

不说台湾了,就算是那加里曼丹岛一下子都开发出几十万亩水田!

奇怪的是粮食竟然没有降价,只是其它物品猛涨价,还好工资也跟着猛涨!

粮食越来越多,竟然没有降价,那个小队长实在是不明白,他也就不去想了,只想着把这场仗打好——

在地图上,前面又是一座石拱桥,他们不由得不提高了警惕,这里是水面最窄的地方。

他们认真盯着河岸看,感觉没有什么地方不对头。

两岸的河堤因为有桥了的原因,架高了些,但是没有啥出奇的地方。

那个小队长忽然说:“不对!这样有桥的地方应该有行人的,就算是战争来了,这里是农业区,十几里就这一座桥,如何能没有路人过桥?!”

他命令道:“鸣笛,通知后面是测试式射击!”

一个队员狠劲吹起了两长一短的铜号。

指挥船上的两位中队长听到了,也高兴他们的队员小心一些,子弹是不怕浪费的。

他们两个正在研究张家湾的地图,在计划里,他们要利用那里的码头完成所需物资的下摆。

鞑虏强盗集团还没有学会破坏码头设备,他们不是自诩是骑射天下无敌嘛。

外面响起了手摇式加特林机枪的射击声音,他们不在意的,两人正要在地图上推测鞑虏强盗集团的阻击战场,他们是不可能放任自己大摇大摆走到京城的,相信他们肯定有阻击线,可能还不止一条。

但是这时候,突然响起了火炮的轰鸣声!

这有埋伏!

他们直接探头望去,十一点钟方向的河岸上升起了黑烟!

但是,紧接着的两架手摇式加特林机枪马上打过去了,数百人从灌木丛中跳起转身就跑!

他们打的那一发火炮,毛都没有碰到机帆船,因为角度不对。

机帆船上的测试性射击让鞑虏精兵们紧张了,不知道是哪一个火炮手点了炮焾!

但是,机帆船上的机枪可是有万向节的,两架机枪水泼一样地打向了灌木丛!

原先以为自己藏得好好的精兵们当然承受不了这样的打击,他们一股风地跳起来,向着河堤下跑!

火器都是走直线的,他们知道!

另一个岸边的灌木丛也倒霉了,那里面的床弩躺枪了,子弹泼水一般的打过去,他们的埋伏成了笑料,连床弩都打碎了!

河堤后面射出了弓箭!

机帆船上的队员们仰头看着弓箭慢悠悠地在天空中滑行,将尽一百米的距离,让所谓的重箭成为了搞笑的武器,他们在盲射,方向不对的。

那个小队长喊道:“九二式炮吊射河堤后!”

这个距离对炮手是个考验,他们马上把炮口上扬到八十度的极限!

“嗵!”“嗵!”

两发高爆弹打了出去,机帆船虽然吨位小,但却没有晃动,九二式炮的后坐力不足以摇动船体。

但是那河堤后却在重箭手们的眼里是地动山摇了!

两发高爆弹在距离他们不远处纷纷炸响,他们从没有听过这样的巨声!

其实机帆船也是盲射,但是重箭手们哪里能明白,在他们看来,这两声炮响,似乎是地下自己炸出来的!

随后的又两声炸响,让整个布阵显得可笑了,所有人都乱跑了!

这反而让后来的吊射增加收获,时常就有人被炸飞了!

那个参领眼睛喷着怒火,只能看着整个局面一团糟了——更让他恼火的是,那些海盗们竟然不上岸,他们大摇大摆地前行了!

不用上岸,一切问题的根源都在他们的京城那里!

解决了他们就是解决根本问题!

这是两位中队长的共识——

当他们以正常的速度通过这里后,很快就到了张家湾,结果兵营都是空的,粮仓倒是满的。

鞑虏大军撤得很快——

两位中队长毫不理会他们去了哪里,做了全面的侦查后,他们命令就地下摆,步行到京城的广渠门!

前面还有运河,但是不适合驳运了,鞑虏强盗集团确实还没有精力疏浚。

这个地区已经是开发的极为完全的地区了,连绵不绝的,都是即将成熟的庄稼。

特别是路况极为良好,特别适合15马力大飞轮式运输车的行走。

就算对步行来说,三四十公里的距离,一个正常的行军速度都够用。

张家湾可用的码头太多了,他们没有用上半天就完成了军用物资的下摆,所有人都重新整队完毕,从现在开始,他们也要像陆安队那样从陆路出发了。

他们不知道的是,这个时候鞑虏大军已经完成了阻击线的军事部署。

这次的阻击任务,大头目顺治交给了安和亲王爱新觉罗岳乐。

他是先前的大头目努尔哈赤第七子阿巴泰之子,排行第四。

他被叔和硕郑亲王济尔哈朗认为是文武双全的人物,所以由他负责防守正合适。

他统率马、步兵15000人,扼守在通州张家湾至京师广渠门的大道,利用周围的灌木丛林,在这里构筑了土垒和战壕,准备和海盗们决一死战!

他同时命令副都统朗格率精兵5000人驻守齐化门以东至定福庄一带,作为声援自己和护卫京城的后备部队。

海盗们的战船凶猛,这一点他们早有耳闻,但是,如果让过水面,放上来打他们,或许可以阻止他们!

安和亲王爱新觉罗岳乐始终想不明白,他们战船上的火炮为何如此猛烈,而且他们的火器如何会连发?

同时,大头目顺治不断地把正确而机密的情报传给他。

安和亲王爱新觉罗岳乐看了后,后背都直冒冷气。

在陆上可以自己行车的大铁车上,竟然还会有喷出一尺多长火苗子的火铳,可以杀人无数?!

只能挖沟不让它过了!

安和亲王爱新觉罗岳乐马上命人把这条大路多挖一些沟!

他所处的位置,距离京城不过十里,所有人都没有退路了,后面就是京城!

两路海盗分别从陆路和水路逼近京城,只有这股水路的人员最多,但是,他们没有自己人多!

安和亲王爱新觉罗岳乐知晓自己军队的情况,他手上的人马一共有尽五千条火绳枪,这是从没有过的实力!

岳晓中队长和王成中队长都没有乘坐15马力大飞轮式运输车而是步行,能让它多带一些军资才是关键。

前面的侦察兵回报,发现敌人的探马,但是自行车队没有追上,让对方跑了回去!

岳晓中队长叹了口气,就杨友行秘书长那一辆摩托车,给了陆安队,要不然肯定追上了。

王成中队长让通信兵联系走陆路的王洪礼中队长部,结果人家都快要到了永定门,路上再没有成规模的袭击了。

好吧,自己的前面肯定有——人越多越好,省了攻城时打巷战了。

王成中队长说:“驱赶走鞑虏不是难事——他们最好要成堆,我现在才感觉不对,我们应该再慢一点才好,让他们多多集中一些!”

岳晓中队长说:“是啊,赶走他们不费事,但是能不能赶走这些人身上的鞑虏呢?能不能让普通的大明人把狼奶也要吐一吐呢?!”

王成中队长的牙这时候突然又疼了,说:“这不是我们管的事情,不操那心——让拖拉机上去吧,撤回自行车队!”

该我们放出去侦查了。

果然,十公里远处,鞑虏大兵正严阵以待呢,路上至少被挖开了五条沟,过不去车了!

安保队依然向着阵地前行,这里没有山地,也没有树林,鞑虏也很聪明,他们竟然没有派出骑兵来狂攻,如果狂攻——那样才爽啊。

这是一次正正规规的阵地战斗了!

他们要从这里突破,去与王洪礼部汇合!

山海关已经被定远侯郑联领着的义勇大队拿下!

明大陆东北处的盛京正在受到从辽河突然闯入的海安陆战队的攻打!

一切都在不言之中——

PS:从2014年1月份到现在,《我们的1654之拯救失陷的明大陆》,简称《我们的1654》,由于和另一家著名中文网站有某些合同上的原因,这本书已经完结。

第二本书,《我们的1660之寻回失落的文明》,简称《我们的1660》即将开始。

但是由于某些原因,开始时间不确定。

第一本书的艰辛经历无法用语言来表达,所有新写手经历过的痛苦,我都一一经历过,甚至可能没有过的,我也有——

这本书完全是在我的书友支持下写完的!

至尊兰迪01101、钻石盟主清风耗子(两个号)、白金盟主MM老爹、黄金盟主rogerlevine、黄金盟主古剑山、黄金盟主guozhi阴、黄金盟主美乐芝、黄金盟主甜甜葡萄大姐、白银盟主书友ha1846、盟主神冷舞大姐、盟主hyh62、盟主胖马、盟主123la色r310、盟主gaulyork、盟主萧湘Winter1、盟主胡镇南、盟主yezhongye。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没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