捉鬼笔记-【058】因果
更新时间:2014-09-02  作者: 忆珂梦惜   本书关键词: 灵异奇谈 | 神秘 | 搞笑 | 热血 | 悬疑 | 恐惧 | 捉鬼笔记 | 忆珂梦惜 | 忆珂梦惜 | 捉鬼笔记 
正文如下:
男朋友昨儿个被带走,一晚上没有消息。电话也打不通,看带走他的人说得云淡风轻的样子,好像没有多大的事。招弟已经习惯他的无视,谁知道昨晚他和谁在一起鬼混?反正都是自由身,爱怎么着就怎么着,稍稍梳洗,整理好状态准备迎接她的顾客。

店铺里有一台十四英寸的日立牌彩色电视。这还是她从旧家电市场花了两百块现大洋买来的。男朋友花天酒地,自己赚钱还要来挤压她的钱来用,也不知道他把钱挥霍去什么地方了。反正他们俩为了钱的事情没有少掐架,要不是他那帅气得掉渣的样,自己才懒得就这么耗下去。

男朋友帅气,特别惹眼不过也麻烦。他不但是腐女么追逐的对象,还是那些进出酒吧女人们觊觎的目标。明里他是她招弟的男朋友,暗地里不知道和多少女人鬼混过。

俗话说:男人不坏女人不爱。自古以来,男人花心就不是稀罕事。不过特别感到欣慰的是,他虽然花心,对自己还算不错。

顾客还没有来,招弟一边嗑瓜子,一边看电视新闻。新闻应该是昨天的重播新闻,讲什么,她还没有顾得及看。

瓜子是好东西,舌尖唇齿与手指的默契配合。让这温暖热情的果仁,瞬间蹦出随即粉碎,只留下质朴的香味和空虚的果壳。手指优雅的拿着一粒瓜子,矜持递送到嘴唇边,咯嘣一声脆响,果仁滑进口里。还来不及咀嚼,漫不经心的样子,视线偶尔扫视电视——

屏幕上点点雪花,彩色电视忽然变成黑白色的。画面:一个男人,不停的狂奔,口里大喊救命——那喊声,惊慌失措的神态,怎么那么像他?

招弟嘴张开,吃惊的样子看着画面。她觉得电视屏幕里狂奔大喊救命的人,怎么就那么像林晓东?她按耐住呯呯狂跳的心,凑近去看——

老天!画面里的他好像看得见她似的,对着她大喊:招弟救我!这一声喊,把她吓得差点没有跳起来。疑心是自己眼花,使劲的揉揉眼再次定睛看——在他的身后,飘忽有什么东西?是鬼?

难道说,电视里播放的是恐怖片?可是刚才自己没有放碟片,也没有动播放器——怎么可能?再说了,怎么可能有那么巧的事,恐怖片里也有叫招弟的?

看着,想着,莫名的恐惧感油然而生。招弟心里砰然一跳,浑身顿时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就在她狐疑之际,那个飘忽的身影好像突然定格在画面上一动不动。招弟呆呆看着,心里是五味杂陈,各种猜测。

喉咙紧张得都忘记吞咽唾沫的样子,视线再次定定的看着画面——

突然,轰隆一声巨响,是电视声音自动扩大。吓得招弟妈呀一声大叫,那张定格在画面上一动不动的影像,很诡异的变得清晰起来,她——她就是!!!!

“妈呀!有鬼啊——”

陈俊刚刚进办公室,就看见那位理发店的老板娘,林晓东的女朋友招弟好像在等他的样子左顾右盼着。

“你好。”

招弟看见陈俊,急忙站起身“你好。”很卑微的招呼他道。

“别,请坐。”陈俊指着办公室的沙发招呼她道。心里暗自猜测她来一定有什么事?

“陈队长,我,我大事要给你们讲。”

“哦。”

陈俊坐下,拿出记录薄翻了几页。抬眼看向她道:“是报案?还是?”

尽管办公室,窗明几亮。加上陈俊和其他同事都在,招弟还是很紧张的样子,环顾四周,模棱两可道:“不,我也不知道来干什么?反正害怕就来了。”

“你害怕什么?来这里你男朋友知道吗?”陈俊绵里藏针的问道。他在揣测招弟究竟出了什么状况,为什么会那么害怕?会不会跟男朋友有关系?更或者说是她精神上出问题了?

招弟苍白的脸,游移不定的目光,无法稳定下来的紧张情绪。愈发让陈俊质疑她是不是精神上出了问题,不过她接下来的话,又否定了他的推测。

“她们——她们要杀死他。”

“谁?”

“朱嘉怡、还有小英子。”

陈俊糊涂了,朱嘉怡跟林晓东有关系?心中有疑问,面子上不动声色继续询问道:“你认识朱嘉怡和小英子?”

“嗯——”招弟心虚的低下头,手指不停的交织着来回磨蹭。

“你可以把来龙去脉讲一遍吗?”

“不可以,你们去救救他吧!”

招弟的话,再次陈俊给惊讶住了。

“林晓东?他在那?”

“在,在小英子出租屋里。”

林晓东:性别男,死状很恐怖。嘴大张,瞳孔充血。硬邦邦地躺在室内地上,一双充满恐惧的眼睛,鼓凸的瞳孔让人不忍直视。胳膊以极其夸张地造型向内弯曲,双手试图想抓住什么似的弯曲状跟爪子那种样子差不多——

经过仔细的检查,室内没有他人痕迹出现过。而且更为奇怪的是,这间出租房,自从小英子死亡后,就一直没有住进来其他住客,所以房门长期都是锁好的。房门完好无损,林晓东是怎么进去的?这个问题没有谁可以答复出来。

不过房东提到一件事:小英子曾经去给一位叫朱嘉怡的做钟点工,房子也就是朱嘉怡给小英子找到的。后来就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

招弟知道他们三人发生了什么事!她告诉陈俊:朱嘉怡和林晓东有染。

朱嘉怡——小英子——林晓东,这三者之间有什么瓜葛?招弟一定还有什么事情没有如实讲出来。陈俊拿着笔,沉思着——

招弟不敢回到理发店,可是理发店有必须带走的东西。

当她匆匆忙忙提着一口皮箱跑出来时,被陈俊拦住。

“你。”她很惊慌的样子,却又心虚不敢直视对方犀利的眼睛。

皮箱里全身一扎扎崭新的票子。招弟说钱是朱嘉怡的,是她寄放在这里的。箱子是林晓东提来,并且有想把这些钱吞并的打算。

越是往后查,情况就越是明了。钱是朱嘉怡表姐让她保管的,那么多钱,不知道放那。去银行,有可能被冻结,放在家里,害怕因为牵连抄家找出来。

兔死狐悲!某人贪污受贿,开赌场,倒卖人体器官而且还是活生生的摘取。简直是丧尽天良,人神共愤!他们所得来沾满鲜血的钱没有地方用去,只好分批送人。得到钱的,也不敢用,只能东挪西藏。现在没有什么株连九族的刑罚,却在查出罪证时就查到了与之千丝万缕的其他关系。

朱嘉怡只是关系,微不足道的一根丝!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没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