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堂金闺-番外一
更新时间:2014-06-01  作者: 闲听落花   本书关键词: 古代言情 | 宫廷斗争 | 穿越种田 | 闲听落花 | 言情小说 | 闲听落花 | 玉堂金闺 
正文如下:
吧内搜索

搜标签

关注:4,274贴子:78,026

3回复贴,共1页

0

纵横女生网;作者闲听落花。

欢迎大家移步纵横支持小闲。

会员特权抢先体验

竞价沙发:

T豆首次抢占本贴沙发,竞价T豆越多,被超越的难度越大!

会员特权抢先体验前排沙发1970010107:00

又是大比之年,今年大比,湖广的成绩前所未有的好,竟是个肥美异常的丰硕之年。

清风楼后湖边早就多了七八座小院,当年五皇子独霸后湖,他成家后几乎没再来过,掌柜心疼那一片湖光之美日日空着不能赚钱,寻机会和福宁亲王妃说了,得了首肯开了后湖禁制,沿着湖边一溜建了七八座小院,如今这七八座小院是京城最得贵人士子们喜爱的清雅之地。

其中一间小院里,临湖的水阁里围圆桌坐了八九个锦衣男子,这就是今年湖广新取的进士,一桌人正专注的听坐在最下首的一个面团团满脸喜气的中年男子说话。

“……咱们先说蒋相,蒋相状元出身,三十来岁入值中书,到现在做了小十年的丞相,圣眷之隆,真真是前所未有!”

“蒋相是咱们读书人的旗杆,”一个二十来岁、面容白净的青年进士满脸敬仰道:“别的不说,就那份风姿,啧,真如神仙下凡一般!”

“要说风姿,”中年男子笑起来:“都说满朝文武好眼福,王爷和蒋相都是神仙一般的人物,京城闲人小报还特意品评过,说是王爷风姿天成,胜在美而贵,蒋相天姿虽略差,可气质略比王爷清华几分,竟是不分伯仲!”满桌的新科进士都笑起来。

“咱们接着说蒋相,蒋相修的是慎独功夫,私德极好,半分毛病也挑不出!”

“听说蒋府那一双儿女是蒋相当年在北边的私生……”

“嘘!”中年男子急忙示意说话的进士噤声:“这是乱传的混话,往后可千万别再提一个半个字,你听我说就知道了,这一双儿女,是蒋相自北边返京那年在路上收养的一对双生子,儿子蒋大郎自小和福宁亲王府世子一处跟蒋相读书,蒋相和王爷虽势如水火,可蒋大郎和世子爷却好的……听说还结拜过,这个也就算了,也就是前几天,官家做主,刚把那个女孩儿,就是蒋大娘子定给了福宁亲王世子,过几天就该下定礼了,你说说,这对双生子是能随便议论的?”席间一片惊讶声,中年男子嘿笑道:“福宁亲王和蒋相势不两立这事,官家头痛得很,这不,硬生生把两人捏成了儿女亲家!”

“听说福宁亲王府那位王妃,极不简单?”

“嗯!”中年男子脸上的敬佩无法描述:“这位王妃姓李,出身勇国公府,她父亲也是蒋相这般神仙一样的人物,勇国公府当年的惨事,诸位都听说过没有?”席间诸人有人点头,不过大多数人都摇了摇头,中年男子细细说了勇国公府当年的惨事:“唉!她外婆死后,大掌柜落石下井,一个十三四岁的女孩子,搁了一般人,早就被人算计的连骨头都没有了,可……”中年男子说到一半打住,站起来各个窗户门转了一圈,回来打着哈哈道:“不说这个了,王妃是内宅女子,咱们这样议论就太失礼了,再说,也犯了礼法。”

“说说无妨!”一桌人正听的兴起,见中年男子竟要收住话头,急忙催道,中年男子笑着摇头:“这就是我要跟诸位说的第二个忌讳。蒋府的哥儿姐儿不能乱说,福宁亲王府的王妃,更不能乱说,这中间的缘故……我就拣能说的说说。头一条,王妃的嫁妆,诸位只怕没人没听说过吧?”满桌的人笑着一起点头:“这谁不知道!”

“就连这清风楼,都是王妃的产业。”中年男子指了指荷花新开、水波粼粼的湖面:“王妃嫁妆丰厚,又心善好施,如今遍布天下的义学,说是皇后娘娘,其实出银子的是王妃,这京城就更不用说了,因为这个,在别处我不知道,在这京城,王妃极得百姓敬重,说王妃闲话,指不定就有人跟你呛声,这是一,二来,王妃和王爷伉俪情深,王爷这人又极其护短,所以,得罪了王妃,比得罪王爷更甚。其三,蒋相出自徐大学士门下,徐大学士一门三鼎甲,榜眼公娶的是蒋相嫡亲胞妹,探花郎娶的是蒋相姑表妹妹,南宁郡王府小娘子,这南宁郡王府小娘子自幼和福宁王妃交好,比嫡亲姐妹还亲,蒋相胞妹和王妃也是极好的手帕交,如今统领北路军的温国公武爷夫人,和王妃也亲如姐妹,王妃视清江侯府老夫人为母,清江侯府老夫人是徐大学士嫡亲胞妹……”中年男子一通话,差点把满桌子新科进士绕晕了:“照这么说,这位王妃岂不是一脚踩了蒋相一派和王爷一派?”

“这个么?”中年男子跷起腿,神秘的笑而不答,座中有个胡子有些花白的新科进士插话问道:“前儿听说浙南路冯远靠一幅画得了蒋相青眼,这画到底画的什么?”

“这个么……”中年男子为难的揪了揪耳垂,牙痛般咧嘴道:“诸位姑妄一听,只当是酒后醉话,可千万别当真!”

“你快说!快说!”诸人都眼睛放光急声催促,中年男子上身往前探到桌子中间,压低声音道:“得蒋相青眼的,不是那画,据说那画极其一般,得蒋相青睐的,是画上写的一行字!”中年男子很会说话,关键时候停住,端杯子抿了几口茶,见众人都是一脸猴急,这才接着道:“是两句旧诗:取次花丛懒回首,半缘修道半缘君!”中年男子念完,一桌子进士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俱是一脸愕然。

“这事,不可细究,不可细究!哈!啊?呵呵!”中年男子干笑几声:“接着说要紧事,咱们官家是百年少有的有道明君,这后宫之清静,也是百年少有,几位皇子公主皆季后所出。这是一,福宁亲王不说了,府内就王妃一人,”

“听说他惧内?”最年青的那个进士一脸好奇的插了一句,中年男子嘿笑几声:“这个么……王妃是先帝亲自选的,这话慎言!”满桌进士个个一脸明了彼此相望,中年男子笑着咳了一声接着道:“诸位若要跟福宁亲王亲近,这后院就得当心些,若是想跟蒋相亲近……”中年男子拖长声音:“上个月新任工部员外郎何庆被发配到上京道挖银矿的事,诸位听说过没有?这事知道的人都不愿意多说,诸位不知道也是常情。这何庆是上一期进士,出身贫寒,是个孤儿,全靠妻子柳氏做绣活支撑生计,四十岁上才中了进士,熬了两年,走了工部侍郎左权的门路,选了工部员外郎,因柳氏年过四十无比,这何庆就要休妻另娶,柳氏是个烈性的,接了休书就递了状子,也不知道走了什么门路,竟诉到了蒋相那里,据柳氏说,她当初怀过一胎,这头胎因为连夜赶绣活好多挣些钱准备何庆考举人的路费,劳累太过就小产了,小产后无钱无人失于调养,身子伤的重,以致至今不能生养,如今何庆休妻另娶,她只有死路一条。”

“这柳氏可怜,既是如此,早就该替何庆纳妾生子,这一条怎么没想到呢?”有人插话到,中年男子笑着没答话,只接着道:“这案子据说是蒋相亲自判的,也象你说的,何庆为子嗣着想,情有可原,可一来柳氏是糟糠妻,二来,何庆能专心读书多年,多亏柳氏奉养,此情不能不还,就将何庆发配到上京道银矿下井挖矿十年,以偿还柳氏之苦。”

“十年?”桌上一片惊呼:“这何庆哪还有命回来?”

中年男子‘哗’的抖开折扇,惬意的摇着笑道:“何庆的家产和俸禄都判给了柳氏,诸位,好好想想吧。蒋相和王爷,若论和善可亲,自然是蒋相,若论手段狠辣,也是蒋相,这中间的取舍,只看各位的缘份吧!今儿就聊到这儿,小可还要到浙江路贵人那儿说说闲话,先告辞,诸位若有什么事,只管来寻小可,咱们一回生二回熟,诸位再寻小可,小可这谈资就给诸位打个八折。一个时辰也就八两银子,划算得很哪!好了,另此别过。”中年男子边说边站起来,拱手而出,满座新贵人心不在焉的拱着手,各自打着主意。

清风楼外,一辆靛青素绸车正从喜庆的欢门前经过,车帘挂起一角,蒋鸿一身寺凌长衫,端坐车中,手里握着卷书,微微仰头看着清风楼,那年那场戏仿佛又在耳边唱起,他笑戏中人时,不知道自己也是戏中人……

图片来自:

类型:角色扮演

推荐:

类型:角色扮演

推荐:

类型:角色扮演

推荐:

3回复贴,共1页

为兴趣而生,贴吧更懂你!或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