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夜行走-凑字数为了开新书二
更新时间:2013-11-22  作者: 希行   本书关键词: 灵异推理 | 恐怖灵异 | 恐怖小说 | 希行 | 暗夜行走 
正文如下:
凑为了开新书二

所属目录:

网站首页:

第六章学堂

走出巷子,顾十八娘站在街口有一瞬间的呆滞,那些熟悉的街道,熟悉的人群,熟悉的店铺,熟悉的叫卖声扑了过来。(百度搜求魔)

“十八娘,十八娘。”一旁的豆腐店里,系这蓝葛布围裙的十五六岁的年轻小娘子伸手招呼她。

“豆花姐姐…”顾十八娘看向她,怔怔唤道。

年轻的小娘子爽快的应了声,露出细白的牙笑了,“可好了?吓死我了…我瞧瞧,留疤了没?…怎么那么不小心…”

说着话就走到她身边,将湿湿的手在围裙上抹了两下,小心的查看。

“…这么大的疤”年轻的小娘子夸张的叫了声,立刻又安慰道,“不怕不怕,幸好在头发里看不到…咦…”

她说着话,看眼前的小姑娘怔怔的盯着自己看,不由抿嘴一笑,“…看什么?我脸上长花了?”

“好久没见豆花姐姐了…”顾十八娘喃喃道。

年轻的小娘子掩嘴笑,“好久?咯咯…”她的大眼眨了眨,捏了捏顾十八娘的小辫子,“可是怪我没去看你?你这个小气鬼…我虽然没去可是托人给你送了好几碗豆花…你也知道我嫂嫂快要生了,我娘让我在家守着她……”说着话她叹了口气,一副上愁的模样,“也不知道嫂子这次生的是儿子不?要是不是,我娘又要骂了…嫂嫂真可怜…”

“生的是儿子。”顾十八娘认真的说道。

年轻的小娘子咯咯笑的更厉害了,“托你吉言,托你吉言…”

顾十八娘看着她也是一笑,摆了摆手告辞,走了几步想起什么又回过头,认真的说道:“对了,豆花姐姐,嫂子生的时候,你记得去请西街的王大娘,东街的周大娘那天不在家。”

“那天不在家?”年轻小娘子楞了楞,一脸迷惑不解,看着那小姑娘远去的背影,“难道你知道我嫂子哪天生不成?”

仙人县是一个小县城,位于徐州府外十里,山明水秀,原是一个无人居住的荒地,不知道哪一朝哪一代,一高人在此修炼,终于得道成仙,坐着一只仙鹤飞升,仙鹤翅膀扫除两边空地,呈仙鹤展翅之状,被誉为福地,渐渐的成了民众的聚集地,因此又叫做鹤县。

仙人县的学堂就建在传说中仙人飞升的地方,城外一座小山脚下,或许是真的借了风水之灵,这个小小的原是城中大户人家合资办起的学堂,很是出人才,已经出过两位榜眼了。

对于一个小县城来说,这个数字很惊人,因此引得临近的几个县城都有学子前来求学。

走近这里,远远的就听到朗朗的读书声,这是吃中饭的点,但还有这么大的读书声,可见学风浓浓。

学堂门外矗立这一尊铁塑仙鹤像,这铁塑不知道是何年何月铸成的,岁月已经给它披上了锈迹斑斑的外衣,铁仙鹤展翅欲飞,栩栩如生。

顾十八娘没有走进去学堂,她恍惚记得爹曾带她来这里看铁塑,但只来过一次,因为这里的先生学问很好,就是有点古怪脾气,其中一点就是不喜女子进学堂。

站在学堂外顾十八娘探头往内看,看能寻个人带话给顾海,张望间有三个青衣布衫十五六岁的少年说笑着走过来,其中一个看到顾十八娘,停了脚步跟另外两个说了几句话,三个人便都笑嘻嘻的走了过来。

“小娘子,你找谁?”其中一个生的一双小眼的少年开口问道,目光就落到她的篮子上。

这里的学堂也自带伙房,但一大部分寒门学子吃不起饭菜,要么自带要么家里人送,瞧见这小姑娘挎着篮子,走的近了还有阵阵焦香味,三人立刻知道她的来意。

“是来送饭的吧。”小眼少年眼珠一转,笑眯眯的说道,“给谁?”说着伸出手,“我替你送进去吧。”

要是换做以前,顾十八娘一定说好,并且非常感激的将篮子交给他。但现在的十八娘,却是决不会轻信他人,除非是自己亲见亲闻亲手所经。

“多谢几位兄长,我还有句话要交代,所以还请几位兄长帮我唤我哥哥出来。”她低下头说道,手挎着篮子丝毫没有松动。

这小娘!小眼很意外,面上便有些不好看。

“有什么话我们也帮你捎带过去就是了…”另一个胖乎乎的少年打着哈哈笑道,干脆伸手来拿篮子。

只要有人的地方便是鱼龙混杂,学堂也不例外,认真读书以求前途的人自然占多数,但浑水摸鱼无所事事的人也有。

这几个少年虽然穿的书生气,但一举一动却丝毫没有读书人的雅。

顾十八娘机敏的后退一步,再看他们眼中满是戒备。

不会吧,这三个人要抢自己送来的干粮?看他们穿着打扮可是比自己家境要好很多。

事实上,顾十八娘猜对了一半。

他们三人的确是要抢她的篮子,但是不是为了自己的口腹之欲,而是用来收辛苦费。

因为接受送饭的都是些寒门子弟,性子气势都低人一等,再加上先生最忌讳学堂发生争斗,一旦有争斗,不问谁是谁非,都是一顿责骂,重则驱逐出学堂,因此受到敲诈勒索的学子们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受到勒索时都是敢怒不敢言自认倒霉。

这样一来二去很少有人要家里人来送饭了,这三人已经好久没有收入了,好容易今天又撞上一个,看上去还是个怯怯弱弱的小姑娘。

没想到竟然会遭到拒绝。

胖少年伸手落空,不由有些恼怒,“你这小娘子,真是不知好歹!”

“有什么话不能让咱们捎带的?”小眼哼了声,打量顾十八娘几眼,阴阳怪气的说道,“莫非是什么见不得人的私密话?”

此话一出,三个人都嘎嘎的笑起来。

“学堂清雅之地,几位出言最好慎重些。”顾十八娘抬起头正容说道。

“呵!轮到你这小娘教训我们!”小眼少年大呼小叫,“把东西给我,这个忙小爷我还就是帮定了…”

他说着话果真伸手就来抢顾十八娘的篮子,正在此时,就听有人重重的咳了一声。

“你们在做什么?”一个清朗的少年声音传来。

第七章学子

这声音让那三个少年面色都是一慌,自然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堆起笑转过身去。

一个同样年纪的素袍少年站在不远处,身材修长,书卷气浓浓,眉头微皱的看过来。

顾十八娘“上一世”在仙人县的活动范围也就是自己家附近的那条街,学堂这里来得次数屈指可数,更不用跟这里的学子打交道,所以她的记忆里没有这个少年,自然也不认得他是谁。

那三个少年却是认得,见到他忍不住心里喊晦气,面上却不敢表露。

他叫蔡,是临县过来的,也算个权贵子弟,之所以说也算,是因为这小子吃住在学堂,这花费可不是一般人能承受起的,但另一方面来说,哪家会舍得让自己的孩子一年到头的住在学堂,要不是家长心肠硬要不就是这孩子在家不受宠。

且不论他是不是真正的权贵子弟,但却实打实的是先生的得意高徒,在这学堂里就是个不折不扣的权贵。

有一个官宦子弟不知怎么被他抓住了错处,在先生面前说了几句,结果先生硬是把那子弟给从学堂赶了出来,任谁来求情都不行。

被学堂驱逐,那简直就是毁人前途的事,作为一个学子,被先生嫌弃,那基上就断了再拜师求学的路,试问哪个先生不得质疑你的人品,谁还敢收你?

这样的事简直是仇人才会做的事,但事实证明,蔡真的就是以事论事,二人之前并无过节,由此可见性子也是个古怪的。

官宦子弟他尚且敢这样,那么他们三个出身商户的子弟哪里敢惹到他,要是被他发现过错,告到先生那里赶出学堂,自己的爹还不打死他们!

“没什么,蔡学兄…我们我们这小娘子是来送饭的,我们帮她…”小眼少年忙笑着解释道,一面冲顾十八娘使个威胁的眼神。

但心里却是缀缀不安,要是这小娘真的告他们一状,受了先生的责罚,他们就算事后教训她一顿,也是得不偿失。

蔡闻言淡淡扫了三人一眼,眼神有几分不屑,这几人的事迹他自然早有所闻,只不过没人告发没有实证。

再说,他也不是闲的什么事都管。

看蔡不说话也没有走的意思,三个人有些心里发虚。

“小娘子,你说是不是?”胖子少年忙对顾十八娘喊道。

“是。”顾十八娘应声答道,声音淡然。

此话一出,三人都松了口气,算你这小娘子有眼色。

“给谁?你快说了,我们这就拿过去,就要过了饭点,别误了,先生可是不许在室内吃食的。”小眼少年忙顺势做出一副热心肠说道。

“顾海。”顾十八娘说道,但还是没有将篮子递过去,“劳驾唤他出来。”

“顾海?”三人瞪大眼说道,神色有些古怪。

“恩,顾海,长乐巷的顾海。”顾十八娘有些诧异,以为这三人还要搞鬼,不由看向站在不远处的蔡,却见他也挑了挑眉。

“那你不用送了”胖子少年一副幸灾乐祸的笑道。

“为什么?”顾十八娘心内突突一跳,拔高声音问道,“他怎么啦?”

“他啊,惹恼先生,正被罚抄书呢…”小眼挤眉弄眼的说道,同样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下学前抄不够八百张学而三篇,先生就要将他赶出学堂…八百张哈,抄到天黑也写不完,更何况他还被打了手板……你还是带饭回去等他到家里吃去吧…”

八百张?那真是多出三头六臂也写不完的…这分明就是要将他赶出学堂!

顾十八娘的脑子轰的一声,脸色瞬时煞白。

“不…”她喃喃道。

不,赶出了学堂,哥哥的出路在哪里?父亲不在了,不能在家自学,再者说,被学堂赶出来,将来赶考县里只怕以品德败坏为由取消他考试资格,那在这仙人县就断了生路了,母亲就只能带着他们回亲族去。

怎么会这样?她记得前一世是哥哥自己放弃读书的,怎么现在是被赶出来?

才说服了母亲不卖房子,说服哥哥和自己一心不去投靠亲族,眼看命运就能在此改变,却似乎隐隐中有一双大手在推着他们,推着他们必须按照命定的路线前行。

第八章托言

不,决不,休想,顾十八娘咬住了下唇。

三个少年兴高采烈的说风凉话,他们倒不是跟顾海有什么过节,只不过是看到别人倒霉觉得很开心而已。

蔡在一旁皱了皱眉头,转身待走。

“这位兄长,请等一等。”顾十八娘高声唤住他,跨上前一步。

“弟子不能过问先生事。”蔡脚步未停,头也不回的扔下一句。

“哈,你这小娘子是要求他帮你哥哥说话?真是做梦!”三个少年大笑。

“就是就是,求谁也不能求他…”胖子哈哈笑道,察觉声音太大,忙掩住嘴,偷偷去看蔡,却见他似乎并没听到。

顾十八娘不理会他们,看着蔡越走越远,一咬牙向他追去。

她虽然不知道这个学子是谁,但人可貌相,此人绝对跟这三人不同,是一个认真做学问的人。

见被拦住路,蔡眉头皱起来,带着几分不耐烦,“姑娘,先生不喜女子哭闹,你还是快些走吧,省得更加惹恼先生…”

顾十八娘摇摇头,打断了他的话,“这为兄长,我不是要为哥哥求情。”

“哦?”蔡有些意外,方才一瞥之下,见这小姑娘几乎要大哭的模样,怎么…

“我是想请兄长给我哥哥带句话。”顾十八娘压制下内心的汹涌情绪,正容平和的说道。

带句话?

蔡犹豫一刻,伸手做请,“你说。”

“请兄长转告我哥哥,竭其力,致其身,虽曰未学,子必谓之学。”顾十八娘缓声说道。

蔡原漫不经心,待听完这话,神色不由微凝。

“多谢兄长,请转告我哥哥,我就在外等他。”顾十八娘低头施礼,说罢没有停留,转身快步退了出来。

“这小娘子说的什么?”

“…子曰…她也读过书啊?”

“…我看是劝顾海趁早放弃出来,回到家会帮他给他们老子说好话不挨打…”

三个少年嘻嘻哈哈的说笑着,看着顾十八娘走出了学堂大门,在那铁仙鹤下站定神色凝重抬头望着塑像。

“到授课时间了,你们三个,是想回家被你们老子打么?”蔡转头冷冷道。

三人顿时噤声,忙快步跑进去。

蔡回头看了眼,见那小姑娘已经坐在铁仙鹤脚下的石头上,果真是准备等着。

“顾海?”他喃喃道,缓步向学屋中走去,他跟学堂中的学子们没什么来往,再加上学的进程不一样,顾海又不是多么出众的学子,因此竟然没什么印象。

这里一共三间学屋,分别属于不同年龄段的学子,蔡虽然十五岁,但却并没有和顾海他们在一个学屋里,而是比他们高一等。

停在顾海所在的学屋前,先生还没来,屋子里十七八个少年都安生的坐在自己的位子上,有认真温习的,当然也有睡觉的聊天的,室内嗡嗡声一片。

在这其中,坐在最里面一角的正埋头写字的少年就格外引人注目。

“…我说你就别白费力气了…”小眼少年三人坐在顾海身后,守规矩不敢离开座位,就拿着笔捅顾海的后背,嘻嘻哈哈的说话。

顾海的左手正面朝上放在桌案上,手板打过红肿一片,他咬着下唇,似乎老僧入定一般不闻外界事只是奋笔疾书。

“…你妹妹来了…哈…”小眼少年在后捅了他一下,接着说道。

顾海的手一停顿,笔尖上一大滴墨点在纸上,染花了。

“我…”他转过头才要说话,一个身影站了过来,投下一片阴影。

“竭其力,致其身,虽曰未学,子必谓之学…”蔡朗声说道,目光落在桌案上,一旁堆放着写好的,他一眼扫过去,见最上几张虽然看上去依旧整洁,但字迹已经带了浮躁之气。

这个少年已经乱了心境了。

顾海自然是认得蔡的,此人在学子中是神一般的人物,而他不过是中等资质,日常并无来往,突然见他站在身前,不由有些发怔。

“蔡学兄?”他忍不住开口询问。

蔡又重复了一边方才的话,这次不是机械的念出来,而是说了出来。

“蔡学兄…”顾海有些意外,他自然知道这句话的意思,忍不住有些激动。

这是他再教导自己么……

“你妹妹要我带给你的话,她说,她就在学堂外等你。”蔡缓声说道,说罢,若有所思的看了眼顾海,转身走了。

“十八娘?”顾海怔怔道。

“是啊是啊,你妹妹来了,正在看铁仙鹤呢,不如你赶快收拾东西跟她走吧,别让她久等了…”小眼少年听到他的自言自语,忙在后笑道,一面拿笔重重的捅了他两下。

顾海猛的转过身,抓过他手里的笔,啪的折成两段。

小眼少年的手还伸着,笑容僵在脸上,学堂里的其他人显然看到这一幕,响起一声哄笑。

“他娘的,顾海,你皮痒了…”小眼大怒,今天可是丢了两回面子了!

“谁皮痒了?”一个威严的声音喝道。

喧闹声顿时消失了,看着板着脸的先生站在门口,掳着袖子站起来的小眼少年立刻见了猫的老鼠一般,缩头坐下去,半句话不敢多说。

第九章幸过

先生浓浓的鼻音哼了声,不再看他,目光扫过端坐在位子上的顾海。

顾海似乎并没有注意到屋子气氛的变化,他低着头,怔怔的望着自己写的字,面上神色虽然没什么变化,但胸口剧烈的起伏显示他内心情绪激荡。

不知道想到什么,他突然将刚刚写好的几张字拿在手里团烂了。

这动作让注意他的学子们都在心里惊呼一声,老天,时间已经是不够了,怎么还要把写好的撕掉?

大家的面上都浮现一丝怜悯,看来顾海是认命要放弃了,来嘛,这不到半天的时间写好八百张来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事。

顾海又接着拿起写好的字看了几张,唰唰的又是揉烂四五张,然后在大家认为他该起身离开的时候,将面前的纸铺好,正了正身子,拿起笔又开始写起来。

学屋里响起低低的哗然声。

已经走到大案后的先生立刻威严的恩了声,目光扫过室内,学子们都立刻安静下来。

“你,来讲昨日的课。”先生指着最前头的一个学子说道。

那学子哆嗦了一下,应声是走到先生面前,开始复述,一问一答的声音回荡在学堂里,没有人再去关注一旁写字的顾海。

当讲解完最后一句,先生从大案后站起身来,目光扫过因为下课而神情雀跃的学子们。

“去吧。”他说道。

学堂里一阵桌椅响,学子们都离开了自己的书桌,鱼贯走到先生面前,恭敬的施礼后加快脚步立刻的学屋。

很快屋子里就只剩下顾海一个人,微斜的日光将窗格在地上铺出班驳的影子,写完最后一笔,顾海吐了口气,放下了笔。

他站起身来,将厚厚的一沓字恭敬的送到先生面前。

“多少?”先生淡淡问道。

“三百张。”顾海恭敬的答道。

先生没有说话,伸手拿过字,逐一翻看,他看的很认真,直到全部看完。

“去吧。”他说道。

一直垂手安静站在一旁的顾海应声是,冲先生施礼,道:“多谢先生教诲,学生告退。”

他简单的收拾了自己的用具,神色平静,脸上甚至带着几分雀跃,一如放学归家的学子一般。

“明日把剩下的五百张交来。”先生说道。

走到门口的顾海身形一顿,不可置信的转过身来,目瞪口呆的看着先生。

“有失体统!”先生很瞧不惯他这样子,哼了声,拂袖越过他走了。

顾海呆呆的伫立在门口,似乎还没理解那句话的代表的含义,直到有一块石头砸在他头上。

“嘿,顾杠头,你在这里留恋什么,没事,哥哥给你画一张图,让你日后挂在床头时时怀念……”小眼少年为首的三人阴阳怪气的笑道。

话没说完就听顾海嗷的一声,吓的他剩下的话硬噎在了嗓子眼,再看顾海蹭的跳起来,挥着拳头又嗷嗷两声,三下两下的跑远了。

“这小子该不会因为伤心过度疯了吧?”三人大眼瞪小眼面面相觑道。

直到跑出学堂,顾海的眼圈才变红,他狠狠的揉了两下眼,再抬头就看到斜阳余辉下坐在铁仙鹤那边的小姑娘。

“十八娘。”他声音有些哽咽,大步跑了过去。

顾十八娘看着跑过来的少年,原激荡的心突然平静下来。

“哥哥。”她站起来,还没说话,顾海已经弯身在她脚边的篮子里翻起来,拿出早已经的发硬的饼子大口大口的吃起来。

“饿死我了…”他含糊不清的说道,对着顾十八娘露出笑脸。

顾十八娘只觉一股酸辣直冲咽喉,双眼忍不住呈现泪花。

“慢点吃,少吃点,回家还得吃晚饭呢…”她也笑了说道。

顾海被卡住嗓子,吭吭的一阵咳嗽,顾十八娘忙替他拍打后背。

“该!”她笑道。

“好呀,你这做妹妹的,竟然对哥哥幸灾乐祸!”顾海作出一副惊讶的模样说道。

顾十八娘抬手轻轻捶了他一拳,兄妹对视一眼再一次笑起来,笑的都泪花闪闪。

“快回家吧,娘要担心了。”

顾海低下头去拎篮子,这才看到一旁还堆着一小捆柴。

“你还打柴了?”他惊讶的说道。

“对啊,”顾十八娘已经挎起篮子,微微一笑,面上满满的骄傲,“你以为我不能吗?”

顾海抿紧了嘴唇,借着弯腰抹去掉下的眼泪,抓起柴扔在肩头,嘿嘿笑道:“能,就是太少了,还比不上我两砍刀的成果…”

“吹吧,就你,两砍刀…”顾十八娘笑道。

“哈,你还不信,明日就让你看看你哥哥我的厉害……”

伴着说笑声,展翅欲飞的铁仙鹤静静的注视着那一大一小两个身影慢慢走远了,夜幕拉开,一天过去了,新的一天又要来了。

第十章远志

学堂里的事兄妹俩谁也没有再提,自然也没有告诉曹氏。

“因为拉下的许多功课,所以下学晚了些…”顾海给曹氏解释晚归的原因。

“无妨,听先生的话好好学。”曹氏手里忙着针线,看着儿子慈爱一笑。

“娘,你瞧,那是妹妹打的柴…”顾海拍了拍头咧嘴笑道,“就是少了些,等我功课赶上来,咱们就能打的多了…”

曹氏闻言笑着说好。

“我还有功课,娘…”顾海看着眼前的碗筷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曹氏才要起身,顾十八娘就从厨房走了出来,几步过去收拾了。

“哥哥快去吧。”她笑道。

收拾完坐到院子里的石榴树下,被浓黑夜色笼罩的顾十八娘,看着两间屋子里透出的昏昏灯光,只觉得这是世间最好看的事物。

“十八娘?”曹氏久久不见女儿进来,担忧的出来询问。

顾十八娘忙站起来,从浓浓的夜色里走出来,唤了声娘。

曹氏见到她松了口气,招手要她过来,“夜露重,别在院子里坐着。”

顾十八娘点点头,对着母亲一笑。

看着她微微发红的眼,曹氏心里叹了口气,这孩子又哭了,是想她爹爹吗?不过,已经过去这么久了,怎么突然又…

“十八娘”曹氏抚着她柔顺的头发,怜爱的将她贴在自己肩头,“还有娘在,别难过。”

顾十八娘忍住眼泪,伸手抱住母亲的腰,恩了声。

母女二人静静的相拥一会儿,顾十八娘情绪平复下来,视线落在屋角的两大堆柴上,她记得那是昨日顾海打的。

“娘,柴没有卖出去?”她站好身子,低声问道。

曹氏叹了口气,“卖柴的人多…”说罢忙又拍了拍女儿的头,安慰道,“…我明日再去,做买卖哪有这么顺利的,你想卖就有人买不成,没事没事,大家都是如此…”

原来不好卖啊,顾十八娘沉默,不当家不知柴米贵,不谋生不知谋生难。

为了节省灯油,母女二人早早睡下了,而隔壁屋子的灯一直亮到天明,第二日清晨,大家都肿着眼起来,互相一看都忍不住笑起来。

“哥哥,你拉下功课再多也不要这么急,熬坏了身子可就不好了。”顾十八娘笑道。

顾海伸手刮了下她的鼻头,“瞧瞧你的眼,妹妹,你别怕,娘和哥哥我都在呢,就是做噩梦了你也不要害怕!”

他拍了拍不算强壮的胸脯,“再不成,哥哥我跑到你的梦里打跑他们!”

顾十八娘展颜笑了,说声那就有劳哥哥了。

“娘,你也别太忧心,不是说天无绝人之路,我们一家人一定能熬过去的。”

看着儿子女儿充满信心的脸,曹氏点了点头笑了。

决心是下了,可是到底该怎么尽快的挣到钱是个大问题。

砍了一会儿柴,气喘徐徐的顾十八娘抹着汗在山石上,低头看了看有些破皮的手,又看了看脚下散着的一小堆柴,不由自嘲的笑了笑。

自己的身子太弱了,看来一时半日的锻炼不出来,她将视线转向山下,绿书环抱的学堂时隐时现。

“咦…”顾十八娘的视线停在一块山石下,一绿绿的草丛随风摇曳。

她的脸上忍不住浮现一丝笑,“这是远志…”

笑容慢慢的有些酸涩,沈家有几个商铺,其中就有一个药行,被婆母分给他们经营,最初的时候生意很差,因为一个炮制师傅而好转,生意越做越大,最后顺和堂的名号响彻建康…

顾十八娘咬住了下唇,没有他们,没有他们了…他是他,我是我。

沈安林常年不在家,整个家的开销都压在她的身上,她所有的钱都寄系希望与那间药行,她没有别的能力,只有柔顺亲和,宽待药铺里的伙计,又加上经常待在药行里,对于药材,她慢慢的也懂了不少,那一世,她唯一从沈家得到的除了屈辱大概就只有这个了。

药材…顾十八娘的眼睛不由一亮,她从山石上站起身来,慢慢的走到那从远志前。

“这株远志长的真不错…”顾十八娘自言自语,伸出手用力一拔。

日光渐斜,顾海在林间拢手唤了几声十八娘,就听到妹妹清脆的应声。

“让你等着,别先上山,你就是不听…哎?你拔这么多草做什么?”顾海的视线落在柴堆旁的草上面。

顾十八娘正抖落一住远志根上的泥土,闻言笑道,“卖呀。”

“卖?”顾海不解道,“这些草?”

“哥哥,这不是草,是药材,是远志。”顾十八娘站起身,沿着山路慢慢的走,四下看。

“哎,你别乱走…”顾海忙喊她。

顾十八娘没有回头,摆了摆手,“哥哥,你砍柴吧,我再采些。”

黄昏结束劳作,背着两大捆柴的顾海不时回头看眼妹妹,目光落在她挎着的篮子上,用来装午饭的篮子里面已经堆满草药。

“这个真是药材?”顾海忍不住再次疑问。

“对呀,远志,茎、叶似大青而小,”顾十八娘笑道,“神农草里有记载,回去找给哥哥看。”

顾海知道自己这个妹妹读书多,而且不用为了功名而读,所以涉猎极广,不疑有它,摆手说道:“我可没时间看那个…我是怕你认错了。”

顾十八娘笑了笑,不会认错,她跟着这些药材打交道了四年,直到后来婆婆将药行收回…她咬了咬下唇,虽然那间药行倾注了她很大的心血,但婆婆开口要时,她没有丝毫犹豫,父母为大,孝道至上,不是吗?可是为什么,沈安林知道后,看自己的眼神更加……也就是从那一天转身离去,直到功成名就伴着一纸休书归来…

她做错了什么?她到底做错了什么?

“十八娘?十八娘,你怎么啦?”顾海焦急的声音响起。

顾十八娘回过神,“没事没事。”

顾海还是认为她累着了,要不就是山风吹着了,总之忧心重重,吃过饭收拾完,顾十八娘就趁天明坐在院子里清洗采回来的草药。

曹氏在一旁做针线,含笑看着她忙碌,不时问两句,三四只归鸟从树上落下来,叽叽喳喳的蹦跳着在院子里捡食。

曹氏看着看着,不由停下了自己手里的活,面上浮现几分惊异。

顾十八娘正拿着棒槌,不轻不重的敲打着那些洗净的远志根。

“十八娘,你要把这捶烂了?”曹氏忍不住问道。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