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灵异档案-大结局(终)
更新时间:2014-01-13  作者: 爱会永恒   本书关键词: 灵异 | 灵异奇谈 | 爱会永恒 | 东北灵异档案 
正文如下:
·

一瞬间,好像日出东方一样,光芒万丈,掩盖过了六道轮回散发出来的光芒,我禁不住用手臂遮挡住光线,等光线渐暗,我偷看望去,只见六道轮回不知道什么时候隐没,我的耳朵却还在嗡嗡作响,帝幽显得有些疲惫,不过看的出来很高兴。因为他正对着一个浑身散发出金光的人,现尊者像,我惊讶的放下手臂,试探着问了一句:“大尊者——目犍连?”

那个闪烁金光的人对我微微点头,顿时所有不适都消失不见。我看了看自己,悲戚的问帝幽:“我什么时候消失?”

帝幽笑着跟我说:“你不用消失了!”

“为什么?”我心脏猛跳。

“因为尊者慈悯,本能体本来与你融为一体,尊者重临娑婆是要借用你的身体,可尊者怜你,决定牺牲本能体,重新降世。”帝幽语气之中带着浓浓的欣喜,跟我说:“你舍身救娑婆众生,尊者便舍身救你。神通第一,果然名不虚传。”

我听了帝幽的话不禁再次感慨,助人者得人之助,因果循环,果然是报应不爽!

帝幽询问我的意思,我深知宛儿的性格,在让她继续悲伤一会儿和以身犯险的两种抉择中我选择了前者。帝幽跟我以及真正的大尊者直接迈入其中的一个黑洞之中,我只觉得一股无法抗拒的压力袭来,眼前一黑,再次睁开眼睛我们居然到了地狱之中。看到了正在焦灼厮杀的神源和千阳山,看到了惨状连连。我在人群之中搜寻我的那些朋友们,而帝幽则是给丰屹发了个讯号,丰屹带着本部兵马和幽冥部一起从洞天盘中杀了出来,出现的位置刚好是神源和千阳山混战的中心,丰屹他们的出现当真是中间开花,一下子给所有人闹了个晕头转向,都以为是对方来了援兵。丰屹刚一出现便盯住了尊神,嘴上再怎么说不在乎,但是亲眼见到六分气运的尊神还是有些控制不住,丰屹挥舞着长刀冲杀了过去。

丰屹的出现尊神和那两位老者并没在意。原本三位老人,是位列千阳山的四圣。不过看到尊神嘴边的鲜血和地上的一具残尸,我已经明白了为什么打丢了一个人。

丰屹的加入给战斗带来了不小的变数,时而千阳山和神源一同攻击丰屹,千阳山顺便还偷袭尊神,时而丰屹和尊神一同攻击千阳山,俩老头不得不抱团自保。

混乱的战斗让我心中烦乱。因为我发现失去了小和尚之后,我运用起神通来有些滞涩,这是战场,我没有时间去看热闹,我凝神寻找,总算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面看到了冯雪,我从空中猛扑了下去。

大尊者暂时是不会插手的,因为气运在尊神手中,尊者不便直接出手干涉。我现在才明白,带着气运的人是我,不是尊者。尊者只是要了结他曾结下的因果,所以。这里面还有我的事儿!

帝幽想得胜,也完全要靠自己的努力,尊者不会直接出手帮他获得气运。所以帝幽想得到尊神的气运,也是需要玩命儿的。好在。帝幽已经得了丰屹相助,丰屹已经融合了二分血脉和洪月蛟数千年的修为,相比于那两个千阳山的圣人。丰屹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帝幽紧随着我扑了下来,不过我们的方向却是截然不同,他跟丰屹一样,杀向了尊神。我则是扑向了正在围攻冯雪他们的一群修士。

感觉到不好,那些围攻冯雪他们的神源的修士刚回头看来,我便在半空中出手,“金刚降魔.化狮!”

一头金色的狮子凭空出现,那群修士躲闪不及,被狮子直接吞下三四个,狮子四爪落地威风凛凛的怒吼一声,我稳稳落在金狮背上,冯雪本来看到天上落下狮子大吃一惊,发现是我,顿时激动起来,我冲冯雪微微一笑:“龙七公主莫惊,邱天来也!”

冯雪大笑:“哥们儿,我就算到命不该绝,没想到贵人是你!”

“别废话了,赶紧上来!”我伸手拉起辫姐刘敏,发现冯雪转身扶起一个倒在地上的男人,我看了一眼那个男人的后脑勺,脱口问道:“王拓?”

冯雪惊讶的看了我一眼:“你认识?”

我点点头,笑着跟冯雪说:“当然,我还知道他是东海驸马!”

“少废话,快帮我给他拉上去!”冯雪笑着瞪了我一眼说道。

我跟辫姐将王拓拉了上来,冯雪轻轻一跃,并没有跃上金狮,而是一条透明的蛟龙出现在冯雪的身下,我惊讶的指着那条蛟龙,疑惑的问:“这是……?”

“盐蛟!”冯雪得意的说:“我用海盐炼化的,可以隐身哦!”

吓我一跳,我还以为是灵蛟,刚才杀掉洪月蛟的时候,灵蛟跑哪儿去了?

顾不得想这些,我大声问冯雪:“刘玄黄在哪儿呢?”

冯雪惊讶的看了我一眼,给我指了一个方向,我驾金狮扑了过去,所过之处所有攻击都被金狮化解,离的很远我就看到了一棵大树,树下站满了仙家,拱卫着一个一脸坚毅的家伙,我大笑一声:“玄黄师兄,我来助你!”

还没等我接近,金狮猛然向后跃起,刚才金狮落脚的地方钻出好几条如同蟒蛇一样的树根,树根上还缠绕着数十位神源的人,此时已经被树根吸尽了精气。我惊讶的看了刘超一眼,冯雪赶紧呼喊:“木老爷子住手,是朋友!”

穆焕阳化作的大树嗡嗡作响:“什么朋友?跟阴阳界主和帝幽圣君一起出现,是千阳山的败类!”

我气的直翻白眼,冲着刘超大吼一声:“刘师兄,木老爷子本事高超,你们能逃快逃!信我的话,就速速离去,别做无畏牺牲!”

说完,我驾驭金狮转身就走,我还要救其他人,不能在这儿浪费时间。我们刚跳出去没多远,就听辫姐在我身后说了一句:“穆焕阳走了!”我偷眼看去,果然,大树好像陷入流沙一般,很快的钻了下去。这是穆焕阳的本事,一般人还用不来。看到刘超已经没事,我又问冯雪羽佳的位置。

冯雪摇了摇头,我叹了一口气。羽佳也许并不是冯雪的人,她不知道也是正常,何况现在这种混战的情况。她能知道刘超的位置已经很不错了。

我刚想吩咐金狮四处寻找,辫姐说道:“把猫哥救出来吧!”

“那还用说,他在哪里?!”我焦急的问道。

按照辫姐的指引,我找到了已经杀红眼的猫哥和捆了他死窍的七爷,我一同救起,七爷在被救起的时候不忘将跟在他身边的刘艳云也拽了上来,还没等我吱声,七爷就说:“这也是自己人,游仙峰刘艳云!”

我对刘艳云点点头。这是第几个隐峰来着……

我驾狮狂奔,一路上认识的救,不认识的杀,也有认识的人被狮子一脚踏死的。那就是曾经的八极地之一,如今堕在三十二深渊的杨思魔,不要怪我,咱俩有仇!

终于看到了羽佳。不过此时的羽佳已经陷入了昏迷,她身边不离不弃的守护的人就是我那个兄弟黄天酬,我一下子从金狮上跳下去。黄天酬一点惊喜都没有,使劲垂了我一拳,用浓重的口音问我:“捏咋菜赖腻!?(你咋才来呢?)”

我“哈哈”大笑,相逢一抱,一切尽在不言中,黄天酬在我耳边轻轻的说了一句:“她的恩情,我已报完!”

尊神的一声大吼好像让整个世界都停滞了一般,他是整个劫数的关键,他的命运牵动着所有人的心,他突然发出的哀嚎让一部分人欣喜若狂,也让神源的人如堕深渊。

我举目望去,尊神硕大如同肉丸子一样的身体上不知道怎么留下了一道触目惊心的雷纹。好像一个肉丸子被电劈开了一样,整个战场都停下来看着他。

就连围攻尊神的帝幽和千阳山二老也停了下来,丰屹悬停在肉丸子上空,拿着刀冷冷的看着尊神……

尊神发出一声极其难听的咕呱声,我只觉得心脏快要爆开了一样,血液逆流,这是什么音攻?

“嗡!”一直注视着战场的大尊者忽然开口,梵音炸响,盖过了尊神的叫声,尊神轰然破碎,肉丸子分成两半,向两旁倒去。

我大吃一惊,尊神被人切开了??!!

谁干的?我看着一脸震惊帝幽,显然不是他!

面如死灰的千阳山二老,更不可能是他们!

目光如水的丰屹……难道是他??

可能吗?

答案是不可能!

丰屹提刀大吼一声:“哪个缩头乌龟出手偷袭?还不滚出来受死?!”

“是我!”云淡风轻的声音从尊神身下的土地之中传来,我死死盯住那里,这个声音我太熟悉了,是——是二大爷的声音!

好像春苗破土一样,二大爷面如春风的从里面钻了出来,手上握着一团白光,我的眼神瞬间聚焦在了那团白光之上,就连他身边站着的小六子我都顾不上看一眼。难怪他能无声无息的偷袭尊神,原来有小六子出手相助隐匿气息。六耳猕猴的本事……当真是神通盖世。

二大爷出手击杀了尊神!居然是二大爷!

我难以置信的看着他,这是天意?

二大爷拍了拍本不存在的泥土,仰头冲着帝幽微微一笑:“教祖,幸不辱命!”

帝幽冷哼一声,没有答话。

二大爷刚一开口,我还以为帝幽跟他给我演了一出戏,可看帝幽的反应,却又不像,难道二大爷在气帝幽?

事实证明,二大爷没有那么无聊!

二大爷手持尊神六分气运跟帝幽说:“教祖,多谢教祖救命之恩!”

齐齐的一声抽气声好像要把地狱吸成真空,二大爷什么意思?大家都明白,却又不敢去想。

他已经得到了尊神的气运,也有击杀尊神的实力,完全有资格成为下一小劫的天主,可是他却说出了这句话,莫非……他想以此报恩?

帝幽面色稍缓,说道:“我救你一命,你助我千年。早已扯平。不用多言谢!”

二大爷“哈哈”大笑,飞身而起,抖手将手上的白光丢给帝幽,朗声笑道:“救命之恩没齿难忘,一辈子当牛做马都还不清,千年做事又算得了什么!从此之后你我互不相欠。告辞!”

丰屹眼睁睁的看着白光落入帝幽手中,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自嘲的笑了一下。收起长刀,笑着向我扑来。

帝幽白光入手,丝毫不耽搁。如长虹吸水一般将白光尽数吸入体内。千阳山二老不敢将怒火发泄到已经得势的帝幽身上,猛然扑向二大爷,我冷笑一声,纯纯找死。

丰屹也站在我身边看热闹,想看看千阳山二老是如何被二大爷秒杀。没想到千阳山二老的偷袭二大爷居然没有察觉,就连他身边的小六子都动也没动,大尊者长叹一声,一道金光洒下,拦住了那两个老头。二大爷抬头看向尊者:“尊者,你我因果也了。愿尊者却返本处,证无碍智慧!”

大尊者诵了一声佛号,问二大爷:“你可愿皈依佛门?”

二大爷双手合十:“阿弥陀佛!”

————————————————————————本书完————————————————————————————————————

后记:

“小蕊。你看这件衣服你能不能穿?”宛儿一边翻找着衣柜一边跟坐在床上一脸幸福的小蕊说道:“这是我怀日月的时候穿的,你看看你能不能穿!”

“姐!”小蕊翻了个白眼儿跟宛儿说:“我这才几个月啊,不用穿的!”

“那可不行,穿这个宽松点儿。不影响发育,而且你坐地铁还有人给你让座!”宛儿一边找着她曾经的孕妇衣服一边跟小蕊说:“对了,日月小时候的衣服我也给你吧。一会儿让小屹开车一起带走。我都洗过了,等你用的时候简单洗洗,晒一晒就能用。小屹最近还做梦吗?用不用我给调调?”

“哎呀,我可不像你,一次就怀一对儿!”小蕊笑嘻嘻的说:“谁知道是丰碑还是丰泽园,我让姐夫给我算算,我姐夫居然不给我算。丰哥已经不怎么做梦了,不过那两个家伙也是的,得了界主血脉就消停的炼化呗,这还没完没了的谢丰哥,给丰哥闹死了。这三年熬的,都快精神衰弱了!”

“能不高兴么,他们本来就是阴阳界的守护神,现在得了界主血脉,虽然还是不能离开阴阳界,但是没有大领导了,他们自然高兴了。”宛儿笑着跟小蕊说:“你姐夫现在已经彻底金盆洗手了,别怪他!”

“不可能!”小蕊不服气的说:“我那天还看他给日月算卦卜婚姻呢!”

“啊?”宛儿一听,眉毛立刻拧在一起:“看他回来我不收拾他的!”

“王拓,你不讲究啊,”邱天一口抽干了杯子里的白酒跟坐在对面的王拓说:“你跟冯雪结婚居然不通知我一声,不把我放眼里是不?”

“就是领个证,我俩还没预备呢,等请客的时候哪能不叫你呢!”王拓也干了杯子里面的酒有些担心的问邱天:“哥,那俩孩子你就这么放出去,不怕跑丢了啊?咱别光顾着喝酒,出去看看啊!”

邱天摆摆手:“不用管,喝咱的!”

“哥,等等偶!”一个小胖妞屁颠屁颠的跟在一个比她瘦一圈的小男孩身后,小男孩有些不乐意的回头跟小胖妞说:“说多少遍了,你是姐姐,别管我叫哥!”

“可是幼儿园阿姨教的是日月,你在前面啊,”小胖妞嘟嘟着嘴说道:“偶在后面!”

“那也不行,”小男孩生气的说:“爸比说了,姐姐要照顾弟弟,你要是管我叫哥哥,我就没办法抢奈奈了!”

一个穿着黄色短袖的小青年跟小痞子一样的一手抱着一个孩子,嘴里骂骂咧咧的说:“奶奶的邱天,让我给你哄孩子!老子又不是保姆!”

“天酬蜀黍,为什么爸比是奈奈的啊?”小胖妞好像话唠一样问道。

小青年用鼻子蹭了蹭小胖妞的脸蛋亲昵的说:“你的爸比不就是你奶奶的么!我呸!这话真别扭!邱月乖啊,别打听这么详细!你跟你爸比一样,啥玩意都想弄明白!”

“天酬蜀黍,我想喝奈奈!”小男孩一脸讨好的看着小青年,小青年一脸无奈的把两个小孩放在地上,把两兜翻出来给俩孩子看:“日啊,没钱了!”

“呜呜呜呜呜……”小男孩顿时哭了起来。

一脸坏笑的小青年看着小男孩自言自语道:“哈哈,你逗比老爹给你起的什么破名字!”(。。)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没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