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贵盈门-第三百三十章 圆满
更新时间:2013-03-14  作者: 云霓   本书关键词: 古代言情 | 架空历史 | 云霓 | 复贵盈门 
正文如下:
目录:

网站:

琳怡将晖哥放在炕上,晖哥就会走到周十九身边,用小手碰一下,然后再走回窗边,如此来回往返。

厨房送来米粥,琳怡接过去要喂周十九,晖哥这时候挣脱乳母的手往炕里走去,琳怡生怕晖哥不小心碰到周十九的伤口,提了裙子上炕就要抱晖哥,晖哥却在周十九跟前停了下来,不知在看什么。

好半天喊出一个含糊的字,“父……父……”

多少天了,这是琳怡第一次感觉到欣喜。

琳怡抱起晖哥放在怀里,晖哥小小的身子挪开,琳怡看向床上的周十九,依旧沉沉地睡在那里,并没有因晖哥的喊叫而清醒。

琳怡拉起周十九的手,“你好好睡,睡好了就起来,我会撑着这个家,不让它轻易就倒下。”

乳母抱走晖哥,琳怡拧了帕子给周十九擦脸,刚忙完,巩妈妈急着进屋道:“恐怕遮掩不住了,二太太来看老夫人和您了。”

郭氏来了,老夫人定会将真正的情形告诉郭氏,她却又不能将郭氏关在康郡王府中。

巩妈妈焦急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琳怡神情反而舒缓,“不用着急,妈妈只要将郭氏挡在门外,不让她亲眼看到我和郡王爷就好。”

郭氏向来谨慎,不会轻易就惹祸上身。

巩妈妈低声道:“万一真被说出去……”

“放心,”琳怡抬起头看巩妈妈,“妈妈只要不让她生疑就好。这些年郭氏都是高台看戏。明哲保身。”

看着琳怡不慌不忙,巩妈妈也渐渐冷静下来,擦擦眼睛去门安排下人守好门,等到郭氏来看琳怡。巩妈妈只是将平日里拒绝周老夫人的话说了一遍。

郭氏掉了两滴眼泪就出府去了。

巩妈妈回来复命,“奴婢还当拦不住。”

郭氏能在老宅管家,自然是有几分本事。否则怎能让周元景夫妻早早就撒手人寰。

内宅的事都还好说,最重要的是朝廷的风吹草动。

第二天衙门里来人带了文书来,要周十九交出护军营的大印。

这下小萧氏可慌起来,“这怎么是好。”

琳怡看着周十九愈发消瘦的脸,吩咐巩妈妈,“让府中幕僚去看看,果然是朝廷的文书。就交了吧!”

小萧氏惊讶地睁大眼睛,“这……这……不如将你父亲叫来商议。”

琳怡摇头,“父亲进出康郡王府,会更让外面生疑。郡王爷因照顾我病倒在家,总不能让朝廷要职空缺。朝廷要回大印也是合情合理,母亲不必惊慌。”

护军营的大印顺顺利利地交出去。

新参领走马上任,不少武将感觉到变动,悄悄来见康郡王,却都被拒之门外。大家开始觉得康郡王妃小产这场变故十分不寻常。众人正议论此事,宫中更大的消息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皇上的病越来越重,已经从南书房挪去了养心殿,所有奏折都交由三王爷处置,三王爷干脆在宫中住下。白天处理朝政,晚上床前侍奉皇上。皇上病重至此,三王爷虽然未被立为储君,却极有可能直接登基为帝。

一切都顺理成章地发展,三王爷却总觉得有些事让他放心不下。南书房里没有了旁人,林正青快走几步在三王爷身边。“不是康郡王妃小产,而是康郡王受了伤。”

三王爷眼睛微睁。

林正青道:“五王爷派出去杀二王爷的那队人马尸首在京郊发现了,康郡王却说眼看着五王爷的护卫往通州去追……”

三王爷心里一沉,冷汗顿时湿了鬓角,也就是说,康郡王可能已经告密,皇上知晓了他争储之心。

林正青面露紧张,“康郡王在家养病的折子是皇上亲批的,若是皇上不知晓却怎么会这样安排。”

那为何皇上没有对他身边的人动手,反而会将朝政交给他。三王爷仔细思量,这些日子到底有什么蛛丝马迹,想来想去却一无所获。

林正青道:“康郡王伤重昏迷不醒,且二王爷已经自缢身亡,皇上想必还没来得及了解前因后果。”

三王爷一眼看向林正青,“你说该怎么办?”

“不能赌,”林正青看了一眼书案上的奏折,“现在王爷只差一纸诏书。”

皇上病成这般,还有谁能承继大统,可毕竟他身下还有几个弟弟。他是不能赌,眼见到手的皇位就这样失去,好在护军营换了他的心腹,这纸诏书他不一定拿不到手,“拿我的玉牌,去侍卫处请领侍卫内大臣来南书房。”

皇帝毕竟老了,身边的人到底是什么心思他已经不知晓,事不宜迟,是赢是输就在今晚。

不一会儿功夫领侍卫内大臣被请过来,安道成等人也相继聚在南书房。

三王爷看向林正青,如今就差一纸诏书,“状元郎动笔,可百无一失。”

德妃娘娘侍奉皇上睡下,便将宫人都遣开,“让皇上好生安歇,你们去吧,我留在这里守着。”

宫人们听命退下去。

不一会儿功夫宫内的侍卫换了一队。

三王爷恰好这时候来养心殿侍奉皇上吃药。

德妃娘娘手指略微颤抖,还是从宫人手中接过托盘,跟着三王爷一起进了内室。

皇帝正好醒过来,看到床前的三王爷微微一笑。

三王爷坐在锦杌上伸出手来将薄被给皇上盖好,“父皇觉得如何?身子可见好了?”

皇帝看一眼窗外,床前立着几株石笋,远远看去就像藏了几个是似的。又有宫人揭着软帘进来奉茶,三王爷奉茶过去,皇帝摇摇手,“朕刚才梦见了你二哥。他向朕抱屈……”说着叹口气,“他为人秉直、刚正,又肯勤奋好学。将来登基定是个好皇帝,这一点朕一直都看在眼里,只是你知道朕为何不喜欢他。”

三王爷摇头。

皇帝道:“只因忠言逆耳,你二哥性子最执拗话不懂得婉转说才好听,不像你五弟随和懂得用人,作为一国之君,最要紧的是会知人善用。我怕你二哥处置不好臣子之间的关系,”说着又看向德妃,“再有你五弟和你大哥都是五月初八生人,我喜爱你大哥,可惜他早早就夭折了。于是你五弟总是比你们几个多分份宠爱。”

听起来皇帝只是在闲话家常,德妃娘娘却攥紧的手帕。

皇帝叹口气,“这些话都是老生常谈,朕并不是没有说过,只怕你们平日里并不在意。朕守着先祖打下的江山,从坐在龙椅上开始,就知道一生不能随性,一切都要为整个国家思量,不可全然倚重任何一个人。更不可笃信身边之人,所以皇帝要称‘孤’要称‘寡’,朕这辈子负了许多人,他们为大周朝立下不世之功,旁人不知晓,朕心中却清楚的很。就似皇后母家全家被处斩,那是为了保朕能稳坐龙椅,就似皇后,为何一直受尽委屈,那是朕对她心中有愧对她猜忌。疑心生暗鬼,朕一直不肯相信,常家几十条人命,她就会一笑了之,枕边人的恩怨情仇是最难化解,明知睡在她身边安稳,夜里醒来的时候却又害怕,一切不过是一场空。越到老年越是担心,年轻时的努力会付之一炬,手上沾的血越多越是谨慎,生怕辜负这些条人命,”说着仔细地看三王爷,“这权柄朕不是不想交……朕是怕看错了人,将来没脸去面对先祖,于是朕在你二哥和五弟中间徘徊,朕多么期望能有个人兼备你二哥和五弟的优点,朕仔细看过身下所有的皇子,却独独看漏了你,你看似对一切都不上心,只想做个逍遥的王爷,却不知你性子稳重,天生聪颖,知人善用,”皇帝说到这里喘口气,“却可惜终究走错了路……”

三王爷身子一抖,目光开始变化起来。

皇帝满脸期盼,“若是你现在还想做一个逍遥王爷,就径直走出宫去,再也不要回来。”

三王爷握紧了手,脸上浮起一丝笑容,“父皇为何不将江山交给儿臣,儿臣必定勤政爱民,必定会给大周朝一个盛世。”

皇帝没有惊讶,“你做事有欠磊落,包藏祸心,处心积虑坐上皇位,将来只会玩弄权谋,不能一心为国为民,这一点你们都不及你二哥。”

三王爷眼睛一深,“父皇忘了,二哥已经被父皇逼死,如果父皇膝下子嗣,唯有儿子还算出息。”说着去拿矮桌上的药,“父皇思虑太重,对龙体不利,还是吃下药好生安歇。”

三王爷拿着药碗逼近皇帝。

皇帝伸出手来,将药碗打落在地,脸上没有了半点和蔼的表情,厉喝一声,“丧心病狂,朕不允你还要弑君不成?”

三王爷豁然站起身,退后两步,等着门外的侍卫闯进来,可大殿里始终静寂无声,三王爷开始慌张地四处张望,德妃娘娘也吓得僵立在地。

床后的幔帐晃动,走出两个人来。

三王爷抬眼看过去,是应该被禁足景仁宫的皇后,和“自缢身亡”的二王爷。皇后面沉如水,二王爷皱着眉头露出兄长的威严,直直地望着三王爷,“三弟我还以为你和五弟不同,没想到你用心更深。”

三王爷胸口一热,不知怎么突然笑起来,紧接着一柄钢刀就架在三王爷脖子上,三王爷的笑声戛然而止,脸色立时苍白。

皇帝淡淡地看三王爷一眼,“你能换了我的护军参领,我也能换了领侍卫内大臣。”

听得这话三王爷的气势一下子垮了下来。

皇后娘娘走到德妃身边,“皇上一直善待你,你却串通三王爷谋害皇上。”

“善待?”德妃声音一挑,“我是被太后娘娘选进宫的,皇后娘娘可记得。那时候您与皇上感情正笃,您的孩子掉了,我的孩子就成了皇上的眼中钉肉中刺,大家都知晓皇上不喜欢大皇子。于是下人也会怠慢,才让大皇子患上了绞肠痧,皇上口口声声说对五王爷好是因我的儿子。我的儿子何时被那样宠爱过,”说着又哭又笑,“我这一生只能装作贤良,其实不过就是个笑话罢了,我的儿子也成了旁人受宠的借口……每当五王爷过生辰,大家都是欢声笑语,有谁会顾及病重在床的我?皇后娘娘您说。皇上是不是善待了我,又是不是善待了你?”

养心殿的笑声,让殿外捧着诏书等候的林正青一阵心惊,门口的侍卫仍旧当作没听到的样子,林正青心中的喜悦渐渐化作了忐忑。握紧手中的诏书盒子,转身向台阶下走去。

却迎面上来一个人,身侧的佩剑被他手指轻叩着发出清澈的响声,如同林正青慌跳不停的心。

林正青开始步步后退,那人嘴边闲适的笑容,让他仓皇震惊,康郡王周元澈为何会在这里。

周元澈除了比往日消瘦些,穿着海棠色五爪行龙官袍,头戴九蟒金冠。目光熠熠却淡淡地瞧着他,似是半点不将他看在眼里,上了台阶径直从他身边经过,两边的侍卫忙上前推开养心殿殿门,低头候在一旁。

周元澈这是在告诉他,在这场宫变中。他不过是个无名之辈。林正青手背青筋浮起,凶狠地看向周元澈。周元澈已经背对着他,他能看到的不过是周元澈官服上欲腾飞的蛟龙。

不知想到了什么,周元澈转过身来,那双如同箭簇般锋利的目光落在林正青脸上,恍然一笑,就如同箭簇上点燃的火焰,渐渐扩大耀眼的让人难以直视。

眉眼威严固然让人害怕,笑容却也能震慑人心。

“成琰所说的那些话是你安排,这我早就已经知晓,”周元澈笑着道,“只是有句话还尚未来得及和你说。”

现在说这个,无非是奚落他罢了,林正青脸上浮起奇异的笑容,成者王侯败者贼,既然败了就要认命,有时候棋差一字不过是运数罢了。

“我要谢谢你,没有你,我不能让她打开心结,杀成琰是个不错的法子。”

林正青睁大了眼睛,原来周元澈早就投靠了二王爷,早就料定会有今日。怒气、不甘一下子灌进他的脑子,他拿起手中的诏书盒子就像周元澈砸去。

盒子猛然被修长的手指抓住,周元澈淡淡的笑容中恍惚带了些许讽刺,林正青用尽了力气要将盒子夺回来,两只手都用上那盒子仍旧温丝未动,再次用力,只觉得手上一轻,他仰头摔了出去。

身体落在地面上,沿着台阶滚下去,他亲耳听到骨头断裂的声响。前世死在乱军刀下,他发誓来生定报此仇,却未想仍旧死在周元澈手中,林正青微微抬起头,眼看着周元澈迈步进入养心殿中,那背影亦如前世。

林正青向旁边望去,只是这一世再没有人和他一起死在这里。不知怎么的林正青反而松了口气,鲜血却借此从他口鼻子中淌了出来。

周十九一夜未归,宫中没有半点消息传出来,这样静寂倒是让人心中踏实,若是三王爷宫变成功定然不会这样安静。换做半个月前,她还要以为三王爷坐上皇位才是周十九功成之时。

琳怡起身梳洗完,走到套间里去看晖哥。

才将晖哥抱起,巩妈妈进来道:“老夫人来了,说这次一定要见到郡王爷。”

巩妈妈的话音刚落,外面就传来一阵脚步声。

琳怡不慌不忙地放下晖哥,眼看着周老夫人径直去了套间。

掀开软帘,炕上空无一人,周老夫人惊讶地四处寻找,看到琳怡走过来,立即道:“外面的传言你可听到了?元澈重伤是不是真的?”

琳怡将老夫人让到暖炕上坐下,松口气道:“是真的,多亏了张御医才能将郡王爷的伤治好,郡王爷昨晚就进了宫,想必也快回来了。”

琳怡微笑着脸色已经不似前几日那般晦暗,提起周元澈,眉宇中透着喜气。

周老夫人的手忍不住一抖,“为什么现在才告诉我?”

琳怡起身亲手给老夫人泡了茶,缓缓地道:“因为时机未到,恐怕坏了郡王爷的大事,也是等到郡王爷醒了过来,才将消息放去外面。”

周老夫人听出话外弦音,抬起眼睛看向琳怡,琳怡笑着与周老夫人对视,“婶娘放心,二嫂不是轻浮的人,上次出府之后并没有乱说,郡王爷受伤的消息,是我们故意放出去的。”

郭氏没有听她的话将消息放出去,反而和琳怡串通。周老夫人只觉得热血上头,想要说什么,却哆嗦着手不能言语。

琳怡不徐不疾地道:“婶娘太过关切康郡王府,老宅子那边的情形婶娘还不知晓。否则如何能有大哥和大嫂的事,若是有您在家,决计不会如此,您就从没想过这个?”为了谋算旁人搬来康郡王府,最终却落得丧子的下场。

周元景夫妻到底是死在谁的手里,周老夫人该想清楚,她不想替郭氏担下这笔血债。

周老夫人看着琳怡那双闪烁的眼睛,想到元景的惨死,郭氏掌家,霎时整个身体如置冰窖。

申妈妈脸色也变得十分难看。

周老夫人想扶申妈妈起身,却脚下一软重新跌回椅子中。

周老夫人本来涨得通红的脸,一下子又变得苍白,郭氏胆小唯唯诺诺的样子仿佛就在她眼前,她怎么也没有想到郭氏……

申妈妈和身边的丫鬟一左一右搀扶起周老夫人。

周老夫人走几步整个人忽然之间倒了下去。

屋子里顿时乱起来。

下人慌忙请来郎中,折腾了好一阵,周老夫人才缓过一口气,下人抬来肩舆将周老夫人搬回第三进院子休息。

“老夫人要回祖宅,”巩妈妈低声禀告,“正让人收拾东西,明日一早就走,还遣人去祖宅让二老爷和二太太来接呢。”

话已经讲清楚,周老夫人是没脸再住在康郡王府。再说周元景的事还没弄清楚,周老夫人也是急于要一个结果。

周老夫人也该回去祖宅,是享受天伦之乐还是闹得家宅不宁,从此之后都和康郡王府无关。

琳怡正想着,外院的管事来传话,“郡王爷要回来了。”

琳怡站起身,换上湖色荷花褙子穿了件红狐氅衣去迎周十九,走过抄手走廊,下了台阶是一条花墙夹道,一直走到园门口。

周十九也正过了垂花门走过来,看到琳怡,那双如墨的眼睛便多了几分光华,嘴角一弯露出优雅的笑容。

天宝三十年“夺储之乱”所有犯官均被处斩,国姓爷一家未能幸免,三王爷被圈禁后触柱而亡,此后仍有官员陆续因此入狱,直到年底皇帝驾崩,整个风波才告结束。

二王爷承继皇位,次年改年号“建兴”,新帝登基奉先皇常皇后为太后。

建兴元年康郡王晋封为康王,康王次子赐名恒。

当年松阳居士写了本《天宝杂记》中除了记录天宝年间二王之乱,还提及康王夫妻情笃和好,琴瑟相调,传为佳话……还有番外,不过可能要晚些发,大家还觉得哪边意犹未尽,可以留言告诉瓦哈。RS!!!

精彩推荐: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