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本纯良-第七百二十五章 时光(大结局)
更新时间:2012-08-10  作者: 正月初四   本书关键词: 武侠仙侠 | 正月初四 | 仙本纯良 
正文如下:
第七百二十五章时光(大结局)

五百年后……

金飞瑶站在野外,看着天空落下的光芒形成了花朵、飞鸟和没见过的灵兽、还有那些通往天空的花梯。她忍不住唠叨起来,“飞升竟然是这样的,好像很威风,上面的日子不知道是什么,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去看看。”

“反正你已经大乘期了,少懒散一些,多努力修炼不就可以早点去上面看看是什么样了。”华宛丝站在一旁,瞅着她讲道。

“还早呢。”金飞瑶摸摸头发,漫不经心的讲道:“吃多了才赶快进阶呢,上去不是又要遇到泷大人,我还是待在渡天界再玩个百把千年的再说。

胖子和华宛丝很鄙视的瞅着她,“不知道是谁,昨天以前在泷大人那待了一个来月,也不怕玩得连飞升都没力气。现在人家前脚刚走,你后脚就马上不想见人,提裤子就翻脸不认人也太快了吧。”

“我这不是有事嘛……”金飞瑶白了这两人一眼,干嘛总盯着自己做什么,也太闲了吧。

“有什么事,你不是破了元阳那日就大乘期了,占了这么大的便宜。泷大人好可怜啊,白白把你弄得进阶到了大乘期,现在被你玩弄了五百年就抛弃了。”胖子捂着嘴讲道,一脸的奸诈。

金飞瑶哼了一声笑道:“随便你讲什么,反正他又听不到。胖子,你是不是应该快点去修炼,从合体后期到大乘期可不是件容易的事,等我飞升的时候你要是不能飞升,就得化兽形跟我走哦。”

“这个我才无所谓呢,我早说了,飞上去重新变成英俊潇洒的男子才是正事。”胖子无所谓的摊摊手,根本不怕她的威胁,为了这个目标他连修炼都不想。

“随你的便,我想在飞升之前去下界一趟,你们就留在这里修炼。我去转一圈就回来·最多三四年的时间。”金飞瑶突然讲道。

华宛丝和胖子都有些意外的看着她,怎么突然想到去下界看一眼了。

“看什么看,我念旧想在飞升之前走一回,去重土灵界把那的上供拿走不行吗?”金飞瑶挑挑眉不爽的讲道。

“去吧·你去下界那是横着走,谁也奈何不了你,我们也就不陪你去了。”华宛丝觉得想去就去吧,反正她要是飞升了以后,想去下界可没这么容易了。

“我从飞天台上下去,现在就走。”金飞瑶其实早就想好了,所以都没有打算回去收拾·就直接想从建天城中的飞天台到下界去。

因为渡天界的天空补好,所以通往下界那些可以偷渡的空间裂缝全部没有了,留下来的只是被修士们固定出来的入口。芥子境域本来以为不能用了,当时就是借空间裂缝抢出来的地方,但是这次补天的是女娲石,那东西和普通的补天石不一样。

已经存在的芥子境域没有受到影响,但是新的却不能再炼出来。当然,像小浮岛这样的还是可以炼出来·毕竟这不是借的渡天界空间,而那种没有实体只有入口芥子境域就不行了。

建天城现在又有不少的店铺,全都是各族的修士开的·只要交点灵石就行了,金飞瑶连管理都没管,随便他们想开在什么地方。

因为这里来的修士很多,外加去下界和下界合体期的修士要靠这个飞天台到渡天界,来到这里后大部份人也会住在这周围,所以几乎每个大乘修士都会在这里开了家店。

飞天台就在建天城的中间,前面是天湖,而后面则立着一个高大的雕像。雕的是一个长发飞舞,相貌堂堂又威风凛凛的男子,他一手举着盾牌·一手挥舞灵斧,似乎正在战场厮杀。每次看到这个刑天的雕像,金飞瑶都会感叹,这家伙真心长得不错,那日在神农族那笼子里面看到的那个头,到底是什么东西?

到底是脑袋被虐待过久·所以变了形,还是刑天给自己的样子,是他幻想出来的,其实压根没有如此的英俊。不过真的要雕,金飞瑶自认为自己是不会把那丑头放在这里的,摆着就倒胃口。还是按照刑天提供的样子雕,不然他要真的从什么地方跑出来,要找自己寻仇就麻烦了。

她信步来到了飞天台上,神识在飞天台上扫了扫,没发现下界有人想上来,就把灵力注到了飞天台上。只见飞天台从上到下一层层的亮起来,最后猛的一闪动,金飞瑶整个人就出飞天台上消失了。

东玉皇派后山竹听峰,是东玉皇派炼虚后期大圆满师尊白简竹的住地,一片片翠绿的竹林长满了整个山峰,有个二十来岁元婴初期的弟子,正跪在一个洞府外面。

“清风,你跪在此处已经一月,到底在请何罪。”洞府的禁制散去,白简竹背着手缓缓走到了门口,看着外面这个刚收为亲传弟子百年的青年。他是这五百年来东玉皇派中资质最好的弟子,只用了百年的时间就顺利的进阶到了元婴期,只要心智坚定,以后必要成为东玉皇派的顶梁柱。

但是这次他从外面游历回来后,就直接跪在竹听峰上整整一个月,只跪着请罪却不肯说出原因。白简竹一直等他跪满了三十天,才走出来,想听听他到底遇到了什么麻烦。

清风抬头看了看自己的师傅,又咬咬牙低下头请罪道:“师傅,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我做了一件错事。”

“知错,那便去改。已知错你还有何不解,心中想怎么做就怎么做,跪在这里要如何?”白简竹面色严谨的讲道。

看着一向严厉的师傅,清风狠狠心决定把事情全部说出来,“师傅,我这次在外面游历,认识了一女修士。我······我对她心生了爱慕之情。”

白简竹没想到竟然是这样的事,不由得有些微怒,“你跪在外面一个月,就是因为你对一女子产生了爱慕之情!”

见师傅生气了,清风有些吞吞吐吐的应道:“师傅,她是名邪修。”

“邪修……”白简竹眉头皱了起来。

而清风则低着头,十分痛苦的说:“师傅她是名为人不耻的邪修,我亲眼看到她杀人取魂而无力阻止。我东玉皇派一向清正,和邪修势不两立。我应该杀了她,可我最后下不了手只能看着她逃走,我没想到我会做出来这样的事,求师傅责罚!”

白简竹没说话,看着跪在地上的弟子,久久之后开口说道:“她现在怎么样了?”

“啊?”清风抬起头有些吃惊的看着师傅,仿佛有些不明白这话的意思。白简竹又再问了一句,他回过神来赶快讲道:“我打伤她之后,她流泪而走。师傅,求你把我关禁闭吧,我总是忍不住想起她,以后肯定会出心魔的。”

“找她去吧。”白简竹留下这句话,转身就向洞府走去。

清风吓坏了,跪行了几步,“师傅你要把弟子逐出师门吗!”

白简竹停下脚步,淡淡讲道:“你如果不能面对自己的感情,又如何能在修仙大道上走得远。不管她是什么人你既然如此的喜欢她,那就去寻找她。不用为了所为的正道之路,迷惑了你的双眼。看清自己到底想要什么,才是做为一个男人应该做的事,不要逃避。”

“师傅······”清风愣愣的看着他,半晌说不出话来。

“去吧,只要你保持本心,喜欢的人是不是邪修又有何惧。”白简竹淡声讲道,就走入了洞府之中,禁制也随之闭下。

清风茫然的跪在外面半天才明白过来。他低头开始思考师傅说的话,整整一夜之后才起身飞快的驭宝出派而去。

白简竹站在洞府之中,看着那飘浮在空中的四象烦忧镜,他跨了进去。一进入镜中,便有人调笑道:“你这也叫为人师表,竟然让自己的弟子去和妖女在一起。要是传出去你这个师尊不被人非议才怪。”

“我只是让他尊从本心,何来教唆他之意。”白简竹在一块岩石前坐下,上面还有副未下完的棋,他拿起一粒棋子,思索着要下在何

哗啦一声,一只裸足就踏在了棋盘之上,上面的棋子随之落地。然后一个女孩坐在了棋盘上,从他的手上取起了那粒棋子。如果金飞瑶要是看到此人,肯定要大吃一惊,这女孩和金飞瑶长得一模一样,只是相比她的低调和狡诈,这个女孩多了一份狂妄和浅浅的媚色。

“飞儿,不要闹了。”白简竹欲捡起掉落的棋子,却被她一把拉住,随即用狡黠的目光看着他问道:“那你的本心是什么?”

“你早已不是我的心魔,没必要整天好似想引诱我走火入魔般说这些话。”白简竹还是从地上把棋子捡了回来,凭着记忆要把之前的棋局摆回去。

但是飞儿却笑道:“如果我不是你的心魔,你为什么从来挡不住我的诱惑,从结丹时候开始,就从来没有成功摆脱过。”

白简竹眉头微皱的看着她,“你不要闹了好不好,双修大典都摆过了,整天还要装成幻象干什么。”

“讨厌,一点也不好玩。”飞儿把脚放在了他的腿上,歪着头不满的说:“整个修仙界,会和幻象结为双修道侣的也就是你了。”

把她的脚移开,白简竹说道:“你已经是器灵了,不要再说自己是幻象。还有,你现在的身体是实体,麻烦你把衣服穿好,不要以为随便披点布就行了。要是让弟子看到师母竟然是这样,你让我还怎么管教他们。”

“谁进得来啊!”飞儿掏掏耳朵满不在乎的讲道:“烦死了,天天讲这些事,还是这么的死心眼。

“我不和你争,这是给你炼的衣服。”白简竹只觉得头痛,把炼好的衣服放在桌上,想去看看种在外面的灵草如何了。

回头却发现她把披在身上的布都扯掉了,坐在棋盘上抱膝看着他只笑,“就不穿,不服气你咬我呀!”

“胡闹!”

金飞瑶来到灵级界,就听说了一件事,在无数的灵界之中,有一处灵界全是福地洞天。那里灵气充沛,比其它的灵界都好了几倍,不少的元婴修士都去那开凿洞府成为了灵级界最抢手的地方。

而那地方叫黄泉灵界,名字虽然听起来不吉利,但是一点也不影响元婴修士在那抢占山头。

她专门到黄泉灵界看了一眼,果然是个好地方虽然比不上神级界的一些神界,更无法和渡天界最烂的地方相比。但是在灵级界,已经是顶级修炼的存在。

想到来之前,自己还在建天城里面看到殷月,看来他是不打算回来了,目标转成了天级界。

有个地方叫重土灵界,是灵级界中最知名的炼造地千年之来这里出了无数的极品法宝。只要是你想要的法宝,在这里都可以淘到手。为了保证材料供应足,地族的城市都修在了地下,上面全部留给了妖兽们生活。修士疯涌聚集在这里,各种收购买卖不断,三步一溶炉,五步一筑器店,热闹非凡。

在远离地下城市的深处地族的老王上,带着四名元婴期的地族走在一条密道之中。每年,他们都会把收入的一部份拿出来材料法宝灵石都有,全部送到这个密道后面一个禁地之中。为什么要这样做连老′不太清楚,只记得自己父王对他说过,那是给一位地族恩供奉,总有一天她会来取走这些东西。

如果不交上这些东西,重土灵界将会毁灭,所以一定要按时上交。上千年来,地族从来没有间断过,主要是流传下来的话中,被毁灭后的地族非常的惨连肚子都填不饱,听着就让人觉得不安心。

“王上,里面有人!”突然,身后的元婴地族传音提醒道。

“竟然敢闯我族禁地,干掉来人!”老王上眉头一皱,这里密道可没有别人知道这人是从什么地方跑进来。

两名元婴期的人保护住王上,其它的两人开路冲出了密道,来到了上交供奉的禁地。就见一名女子撑着把伞站在禁地的前面,听到身后的动静,正好转过头来看着他们。

见到是地族的人,她露出牙齿笑了一下,瞬间从头而降一道半丈宽的紫雷,穿透了岩层直接砸在了她的身上。吓得他们赶快把王上护着退到了通道内,等紫雷消失之后,他们才小心翼翼的往禁地这里看过来。

“真是的,少打一二次又不会死!”金飞瑶没好气的骂了一声,看到地族在那探头探脑的,就对着他们笑道:“怕什么,只要站远点就行了,劈不到你们的。”

“你是谁!”看着这被那么粗天雷劈了之后,还完好无损的女人,地族王上的心突然莫名的跳了起来,难道是传说中的那人?

等金飞瑶离开后,地族王上莫名其妙-的举行了全界的宴会,所有的人都可以免费吃喝玩乐三天。以后再也不用上交东西了,而且那位大能只拿走了上品灵石,把中品和下品都留给了他们。甚至连禁地的那个法阵也被她折掉,重土灵界再也不会有毁灭的担心了。

这样的喜事,就算是庆祝三天也只是毛毛雨,完全压不住喜气啊。

重土灵界在莫名其妙-的庆祝着不能说出来的喜事,而金飞瑶已经回到了北辰灵界。这里可是她出生成长的地方,没有去寻找那不知还存不存在的金氏修仙家族,她来到了乌云山脉。

金飞瑶走在山林的青石小路上,看着这迷漫着薄雾的山间,她慢慢的走着。当年大妞就是在这里离开的,而天地门早在八百年前就没有了,原因是被吃垮的。

他们养了很多叫太子兽的妖兽,吃得非常的多,赶出去也没有用。乌云山脉几百年前几乎全被那些太子兽给包围,最后不知出了什么事,数量越来越少,最后都消失不见。

而这片山林之中,听说有很多盘云蛙,随手往草丛里面一抓,就能逮到一头。

但是金飞瑶在山间走了半天了,也没有看到什么地方出现盘云蛙。突然,路边的草丛有东西跳了出来,在身后呱的叫了一声。她回头一看,青石上路上坐着一只小小的盘云蛙,正用大眼睛好好的看着她。

金飞瑶一笑,蹲下身看着它,上下打量了半天后说道:“和你爷爷还是什么老祖长得还真像,活脱脱就是一只货真价实的盘云蛙。你这样可不行,想要被人带走要变得更可爱才行。”说完之后她往草丛里面摘了朵野花出来,放在了这只盘云蛙的嘴里面。

那只盘云蛙早被金飞瑶放出来的威压吓成了石雕,任凭着她把花放在自己的嘴里面。弄好之后,金飞瑶站起身来满意的点点头,“不错,现在有五分像了,就是表情不够好,果然胖子这样的东西根本就是异物啊。”

威压退去,那只盘云蛙飞快的跳进草丛中,瞬间就跑得没影子了。

“胆子太小了怎么能这样就给吓跑,你这样找不到大方的主人!”金飞瑶恨其不争的讲道,只觉得周围藏在草丛中的小妖兽们全逃了个没影。

北辰灵界除了东玉皇派长立不倒之外,还有个同样和他齐名的门派,叫金坤门。

这几日金坤门中是喜气洋洋,一直住在神级界的创门师尊回来了,除了核心弟子能见到这位传说中美貌无比的师尊外,其它的弟子只能远远的看到他的一个身影。

师尊回来后山双恋湖边就成了禁地,任何弟子也不得进入。

熊天坤站在金飞瑶的雕像前,抬头看着这雕像不知道在想什么。而他的旁边有一抹红色身影,红抱着手看着他,正想开口说点什么,突然两人就感觉到一股气息从雕像头上传过来。

抬头一寻找,熊天坤便在雕像头顶上看到了一个黑色的身影,那身影撑着一把白伞,好好的站在上方。突然,从天而降落下一阵天雷,直接向那身影打了上去,只听得轰隆一声随着雷电闪动之中夹着股黑烟腾起,整个雕像突然倒塌被击成了一堆废石。

熊天坤呆呆的看着眼前这一幕,眼中全是茫然。而这时碎石中一阵响动,金飞瑶从里面钻了出来,对着熊天坤吐了吐舌头,“熊哥不好意思,这天雷半个时辰就会打下来一回,竟然把雕像给打毁了!”

“飞瑶······”熊天坤没想到金飞瑶竟然会出现在这里,那熟悉的身影,千年不见也没有任何变化的相貌和动作。还有那把她手中雪白的伞,那上面一个龙飞凤舞的泷字,有些刺痛了在场两个男人的眼睛。

金飞瑶一只手从背后拿了出来,手中提着个酒罐,笑眯眯的说道:“听说你们俩喜欢喝酒,我特意带了渡天界的酒过来,要不要来醉饮一场啊?”

毁得彻底的雕像就堆在一旁,石头整整齐的叠在那,虽然惊动了金坤门的人,却让熊天坤给赶走了。双恋湖上有只画舫,他们三人就坐在船有人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便停下来问道:“饕餮老兄,你光着屁股坐在这里,身上的衣服呢?”

饕餮露出憨厚的笑容,对着此人说道:“上次不是好不容易来了个小饕餮吗?她说这里云海雾气大,湿气太重了想弄件衣服驱寒,说饕餮的长毛用来炼衣服最好。所以·我就把身上的毛都剃给她了,你也知道我平时的衣服就是毛变的,所以现在自然是什么也没有了。”

看着他那纯厚的笑容,此人一阵无语·“那她没给你点什么东西挡挡?你这样光着很难看啊。”

饕餮摸了摸自己的光头,他连头发都剃掉了,然后继续笑着,“她说什么也不穿湿气会结成水顺着身体滑落,不会让我中湿寒,很体贴吧。”

“是很体贴,那你继续坐着吧·我还有事先走了。”此人扶额说不出话来,只得摆摆手想要开溜。

但是饕餮却站了起来,甩着一身的肥肉纯良的笑道:“既然来了,那就去吃一顿吧。我家现在没有东西,不如去你家吃,我来洗碗。

“不用了,你那根本不是洗碗,是舔的。”中计了!此人大惊失色·脚下彩云一动便想逃走,却被饕餮飞快的凑了上来,拉着他的衣服就不放手。嘴中还热情憨厚的说道:“不用客气了·只是一餐饭,你不用谢我了。”

然后他拍拍肚子讲道:“那小饕餮说的对呢,只要我什么也不穿的坐在这里,每天都会有不同的人请我去吃饭。”

“坑死人了!”

金飞瑶把老饕餮的毛全骗光,给自己炼了一块毯子,铺在了住的地方。来到这里已经有几十年了,饕餮一直要吃饭,害得她一步都离不开。现在她终于把饕餮给解决去山顶等着人搭话请吃饭,总算是闲了下来。

抱着灵界游境镜,她就打算去找镜兄。之前她已经打听过了·镜兄就住在飘逸莲峰上,怎么也得去把灵界游境镜还给他,最重要的是想瞧瞧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花了两天的时间,她来到了飘逸莲峰上,这里除了灵花灵草,什么房子也没有。金飞瑶有些疑惑·就用神识往四周探起来。

突然,空中传来了镜兄的声音,“你竟然真的来了。”

金飞瑶抬起头,就看到一个人影从天空之中走下来,每走一步,他的脚下就会在空中开出一朵蓝色的莲花。随着他一步步的走下来,那些莲花就如同楼梯般排下来,在空中久久不消失。

蓝色的长袍,并不想她想象中的那样随意的挂在身上,最少是穿得整整齐齐的。金飞瑶抬头往他的脸上看去,却发现他的头后虚空处有个闪闪发亮的法符,法符放出来的光芒照得她不由得眯起了眼睛。在法符的光芒下她看不清楚镜兄的五官,只能看到他露出个灿烂的笑容,牙齿又白又整齐。

“拿来吧,这么久才送过来给我。”潇宝伸出手笑道,金飞瑶觉得自己快被那笑容给吸了进去,不由得拿着灵界游境镜向他走去。

当手中的游境镜刚要落在潇宝手中时,她的衣领猛的被人拉住了,一只手抢过灵界游境镜直接就扔给了潇宝,二话不说的拖着金飞瑶就离

“咦?”金飞瑶回过神来,赶快侧头想看看是谁把自己扯回来,就见那头黑发和双角,不由得说道:“泷大人?”

而潇宝则拿着灵界游境镜笑道:“泷,你也太小气了。我只是和她开个玩笑,你竟然就直接抢人。和我赌一把吧,你输了把人留下,我输了你把人带走。”

“不用了,你在我手上从来没有赢过。”泷大人头也不回的拖着金飞瑶便离去。

之后金飞瑶才知道,潇宝修为已经接近天成,面貌已经不是什么人都可以窥视。而且就算是不用看到脸,只要看着他的笑容,像她这样刚刚到天级界的人,魂魄都会被他给吸走。

金飞瑶眨眨眼睛,看着刚才路过的那个山峰,那里有一群甲晶蚁,正在无聊的拉着极品灵石。而一头龙正不满的把山顶上的极品灵石给扫到云海中去,还能听到他愤愤不平的骂道:“要拉给我滚到其它地方去,我这里不是放垃圾的地方,通通给我滚!”

“这个世界······很荒诞!”她看了半晌,缓缓的讲道。

泷大人也接着她的话应道:“是的。”。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pdancam)、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这些话不收费费:b今天仙本完本了,整整十三个月多的日子,感谢大家陪着我一起渡过。b仙本刚发书的时候,我也没想到后来会有这样的成绩,这都是大家的支持,我才有了现在的成绩,在这里我非常感谢大家,真心的谢谢。b这个结局是早已经想好的,而泷大人和小金的关系,并不是临时看到泷大人支持的人多,我才决定写了724章。这章的内容早已经定好,小金和泷大人的感情并不算是爱情,但是两人的相处很早就已经写在了文中。b淡淡的相知相遇,唉……说得连我都觉得狗血了。b虽然仙本结束了,但是我在变态和猥琐的道路上,是永远不会停止的。新书《机甲飓风》将给大家继续带来变态的风格,现在已经发书,大家有空可以过来看一眼。b对胃口就来看看,不对胃口也就当个乐子。b再一次感谢大家一年以来的支持,希望我们下本书能够继续相遇相识相谈。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没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